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二七章 為了復仇

    云歌拿著匕首,刀刃清冷,閃爍寒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只要一刀,刺中他的胸口,這把來自西冥的兇器,就會讓她徹底安全了。

    到時,追查下來,也是擎昊一伙人所為,與她毫無干系。

    這是個完美的計劃。

    也是目前,最不拖泥帶水的脫身方法。

    握著刀柄的手不斷地調換著姿勢,方便以最精準的力道刺入。云歌舉起短刀,盯著禹喜靈石的位置,運了好幾次力氣,卻怎么也下不去手。

    她沒有殺死他的理由……

    重生為云歌,她發誓要做一個有底線的壞人,殺死禹喜,顯然是在她的底線之下的。

    他是無辜的。

    一剎那,她想到了許多禹喜對他的好。

    她想起了禹喜冒著得罪王后的風險救下素問。

    想起他小心翼翼地幫她挑破腳下的血泡。

    想起他把野兔最肥嫩的肉烤給她吃,為了讓她能睡得舒服,甘愿自己睡在桌子上整整一夜。

    想起禹喜對待國美的孩子們,既細心又有愛心,不過一天的時間,海爾就把他當成最信賴的人……

    他,是個好人……

    她不能殺他。

    重重地喘了幾口粗氣,云歌舉了半天的匕首沒有刺入,最后終于下定了決心,放了下來。

    放過禹喜是冒險的,卻不會波及無辜之人的性命。

    她不能為了活命而放棄原則,否則和段景瑞又有什么區別呢。

    不過,不殺禹喜,她就必須面對接下來的問題。

    醒來之后,禹喜還會繼續追問她與擎昊的關系。西冥細作這么沉重的鍋,她可不能背。她必須想一個好的解釋,來讓禹喜相信她的忠誠。

    “不動手嗎?”

    本應該昏迷不醒的禹喜突然開口了,云歌沒有準備,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見禹喜目光清明,一點都沒有身中迷煙的樣子。

    “你……怎么……”

    眼前的場景,讓云歌震驚不已。

    這不可能的,她做的藥是上等的藥效,只要禹喜的靈力沒有突破五品,就不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

    難道……禹喜已是個五品的高手?

    禹喜起身,面對她盤膝而坐。

    “你想問,我怎么無事,對嗎?我是在太后手下歷練多年的諜者,這點小伎倆對我而言,毫無殺傷力。我剛剛是裝的,想看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禹喜看著她,語氣平靜地問道“為何要殺我。為何,又不殺了。”

    她產生了殺心,就說明,禹喜已經接近事實的真相了。

    可云歌又沒有殺他,禹喜又覺著,她不可能是西冥的細作。

    作為一個足以打入別國內部的細作,手段是不可能這般軟弱的。如果他已然探明了實情,威脅到了云歌的性命,云歌必該動手殺他才對。

    可她最后,卻并沒有動手。

    云歌矛盾的做法,讓禹喜琢磨不透。

    他更加想弄清楚,事情的緣由了。

    云歌的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覺得自己在禹喜的面前形同透明,她竭力想掩飾的東西,一瞬間都被他給攤開了,她想藏都藏不住了。

    出于本能,云歌下意識想跑。禹喜飛身沖來,一下子把她按倒在地。云歌掙扎,可她的反抗對于禹喜而言,就像是小雞啄米一般不值一提。

    “想跑?”

    他反手壓制住云歌,翻她過來,雙手禁錮在頭頂,云歌整個人都被他壓制在身下了。

    “不說清楚,你是走不了的。”

    云歌掙扎無果,只能放棄了。

    “我是奴籍,是最卑賤的下等人。”

    “那又如何。”

    “想要像你和戰肖將軍一樣,變得更強,做更多的事,就必須做成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所以我想抓朱夲,我要抓朱夲!只有我抓到朱夲,才能真正地得到重視!”

    “你要抓捕朱夲的功績?”

    “我就是想搶走所有的功勞,怎樣!”

    禹喜瞇了瞇眼“你雖為奴籍,可事實上,在大王和太后的心中你已然不是了。大王要收你為姬妾,你不愿意。太后也應允你做陪侍的宮女,你大可以在大王身邊輔佐,你也不愿意。大楚沒有女子能入朝為官的,你做不了姬妾,就只能做宮女。你還有什么可不滿足的,何苦爭這份功績?”

    “端王姬妾不可入京都,有奴籍的宮女,更不可隨侍到天子腳下。不是姬妾就是宮女,大王做不得皇帝,那我一輩子都要留在端國了,我不甘心!”

    “你還真想當官兒不成?那你走錯地方了,該去齊國才是。”

    “我只想進京都!”云歌大聲說道。

    云歌的回答,讓禹喜很是不解。

    離宮之前,段景毅也曾提出同樣的疑問,為何云歌甘愿輔佐他,甚至不惜性命,卻又不求回報。

    那時,禹喜不以為意,認為云歌不過是念著段景毅的好,才做出的無私之舉。

    現在看來,并非如此。

    不為安穩人生,不為尊崇地位,就為了去京都?

    這等目標,當真讓人匪夷所思。

    “為什么要進京都。”

    “殺人。”

    云歌毫不避諱地告訴了他。

    經驗告訴云歌,只有將自己最脆弱的‘秘密’交付給對方,對方才能對你放下心防。想要讓禹喜相信自己,她就必須分享她的弱點。

    “我的仇人在那兒,他殺了我全家,我要為我的家人報仇!”

    “你不是失憶了嗎,如何能記得殺你全家的仇人。前后矛盾,毫無邏輯,我怎么信你?!”

    禹喜快速說道“而且,湘楚相距甚遠,如果你那仇人在京都,又怎會觸及到你的家人。除非……等等,難道你的仇人是圣上?!”

    得到這個可怕的結論,禹喜自己都不由得激起一層冷汗。

    當年屠城慘案,五洲震驚。云歌所在的城池是攻進湘國的要塞。鳳昭帝的命令是必須盡早拿下,可全城百姓在朱夲的領導下,奮起反抗,毫無突破的余地。為了讓楚軍忌憚,他們甚至把幼兒和婦女放在兩軍之間,讓楚軍不敢出兵。

    雙方僵持不下,云度主張大軍不要再動,段景宸卻建議不留情面,迅速拿下城池。便在云度回京復命之際,下令屠城。

    這件事的罪魁禍首段景宸已經染病去世了,但說到底,大的方向還是鳳昭帝下的命令。

    禹喜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難不成,這個云歌是想跟著段景毅回京都,刺殺楚帝不成?!
欧冠赔率 急速赛车游戏下载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中国石油的股票行情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门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最赚钱打 2013218期排列5开奖号 深圳股票指数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二分时时彩技巧集锦 云南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南昌 期货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四川金7乐电脑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任意两码差 股票指数反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