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六章 夢魘

    驚蟄進來的時候,瞧見的便是謝黎蒼白著一張臉,眉頭緊蹙,盈盈眸中似乎隱藏著難以言說的痛楚。(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姑娘。”驚蟄趕緊上前,擔憂的摸了摸謝黎的額頭,“您怎么了?”

    謝黎懵懂抬頭,重復道:“我怎么了?”

    話音落,謝黎便暈了過去。

    “姑娘!”遠遠的,謝黎聽見驚蟄的驚呼聲,她很想說,我沒事兒啊,我好得很呢……

    可是意識漸漸沉了下去,好累啊,好想睡一覺。

    是夢嗎?

    謝黎再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雙手雙腳都被綁住,嘴巴里面被塞了一塊布條,被關在一間燈火通明的屋子里面。

    她眨眨眼,怎么回事?

    試著動了動,繩子綁得很緊,根本掙脫不開,她有些迷茫,這是哪里?

    下意識打量著屋子,謝黎只能想到一個詞語,富麗堂皇。

    緩緩轉動眼眸,映入眼簾的是粉黃色的帳幔,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隨風輕搖,身下的床榻卻是冰冷,即使那繁復華美的云羅綢如水色蕩漾鋪于身下,即便柔軟卻也單薄無比。

    而在謝黎怔神間,不時飄來一陣紫檀香,有些馥郁卻又有些淡雅。

    榻邊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質,暮色微涼,淡淡的燈燭掩映下,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

    不時有小婢穿過,腳步聲卻極輕,談話聲也極輕。

    這是哪里呢?

    謝黎低頭,在床上磨蹭著,將那布條吐了出來。

    而此時,門口傳來一陣笨重的腳步聲。

    誰?!

    謝黎心里一驚,一種從未有過但卻刻骨銘心的慌亂和恐懼爬上心頭,似乎只要那房門一開,便有惡魔會踏進這馥郁的屋子來。

    那腳步聲越來越近,謝黎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那門。

    眼底充血,謝黎就像是一頭困獸,被鎖在一間富麗堂皇的屋子中,垂死掙扎。

    “吱嘎!”首先映入眼簾的一片卷云紋紡金絲的衣擺,門口之人似乎已經喝得酩酊大醉,“咚”的一聲撞到門框上,一聲惱羞成怒的怒罵聲響起。

    “去你娘的,你也敢和老子作對!”

    謝黎瞳孔猛縮,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里面躲去,同時一聲驚恐的尖叫聲涌上心間,她凄厲的叫了出來。

    “姑娘!”

    “卿卿!”

    “黎兒!”

    謝黎冷汗津津,猛然從夢魘醒了過來,瞪大眼睛愣愣的看著那綃紗床簾在微微晃動。

    誰?

    這里又是哪里?

    “卿卿。”見謝黎直勾勾的望著床簾,謝輝趕緊上前一步,緊張的看著謝黎。

    謝黎沒動,保持著平躺的姿態,眼神空洞而迷茫,還有深深的恐懼殘留在其中。

    “被噩夢魘住了么?”謝晨瞧見謝黎的神態,小聲道。

    噩夢?

    是噩夢么?

    謝黎的眸子微微轉動,謝輝,王夫人,陸老夫人,謝晨,還有滿臉擔憂的驚蟄和白露,每個人都屏住呼吸,眨也不眨的望著自己。

    “爹爹?”謝黎張張嘴,滿嘴的苦澀,沙啞的喚道。

    “哎,我在,卿卿,爹爹在這里。”

    謝黎的眸子微微動了動,看向那桌子,白露趕緊倒了一杯溫水,送到謝黎唇邊。

    驚蟄趕緊把謝黎扶起來,一連喝完三杯水,謝黎才算是堪堪回過神來。

    “我這是怎么了?”謝黎有些迷茫。

    “大姐姐,你已經昏迷三天了。”謝晨雖然看不慣謝黎一向囂張,張牙舞爪的模樣,但是素來活蹦亂跳的人如此脆弱的斜倚在床頭,倒是教人免不得生出些許憐惜。

    “我昏迷三天了?”謝黎有些驚訝。

    “黎兒還是躺下休息吧,大夫說,你是思慮太盛,心神俱疲所致。”王夫人上前,嘆了口氣,摸了摸謝黎的腦袋。

    “你昏迷這幾天,真是把大家都嚇壞了。”

    謝黎環視一周,果然發現眾人的面上都有些擔憂的神情,她自己也心神俱疲,便從善如流的躺了下去。

    “再休息一會兒吧。”陸老夫人從手腕上褪下一串佛珠,“大丫頭,這是祖母從慈恩寺求來的,跟了我許多年,你帶著,會安心些。”

    雖然不知謝黎夢見了什么,但是那樣凄婉的神情,是她從未在謝黎身上見到過的。

    謝黎醒來,眾人也怕驚擾謝黎的休息,便各自囑咐了幾句,然后離開了云溪閣。

    “姑娘,您再休息會兒吧。”白露將被子角拈得嚴嚴實實,“奴婢陪著您。”

    謝黎睜著眼睛,又緩緩的掃視了一番屋子,才啞聲道:“白露,還有香料嗎?”

    “有的。”白露站起來,不一會兒那瑞獸中便飄蕩出淡淡的花香。

    謝黎深深吸了一口,似乎在確認什么。

    良久,她才慢慢道:“你先出去吧,我想再睡會兒。”

    花香淡淡,同那紫檀的香氣截然不同,謝黎貪婪的嗅著這清淡雅致的香氣,慢慢的安下心來。

    一場夢罷了。

    外院,小豆子聽聞謝黎已經醒過來,一顆高高懸起的心才放心的落了下來。

    “師傅,大小姐真的沒事兒嗎?”

    羅生拿著棍子輕輕敲了敲小豆子的膝蓋,“蹲好。大小姐自然是沒事兒的,白露那丫頭說了,現在已經睡下了,你還擔心什么?”

    他豎著眉,“倒是你,雖然骨骼不錯,但是年歲大了些,再不用功,看你怎么保護大小姐……”

    “我一定會好好跟著師傅學武功的。”

    羅生點點頭,孺子可教。

    他一生無兒無女,大小姐將這個小家伙交給他,這小家伙也聽話,他是存了心要將自己一身本事都教給小豆子的。

    直到日暮時分,謝黎才從睡夢中慢慢醒了過來。

    這一次,她睡得極好,那荒唐的夢,當真是黃粱一夢,過了便再也沒有了。

    “驚蟄……”

    “哎,姑娘,你醒了?”驚蟄撩開床簾,嘴角泛著笑意,“姑娘餓了沒,小廚房煨著雞絲蘑菇粥,您用些吧?”

    謝黎點點頭,驚蟄長長舒了口氣,趕緊把謝黎扶起來,又張羅著小丫頭把粥端進來。

    瞧見謝黎一連用了兩小碗,心中那一塊兒大石頭才落了地。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