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零六章 他在撒謊!

    白小白睡沒睡著,蒲杰不知道,不過他肯定是睡不著的。(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他得試試把白小白將要化形的好消息傳遞給秦其峰。

    當然,眾生語還沒強大到能從曉晴洞府傳遞到慈云洞府的地步。

    不過就秦映霜那性格,慈云洞府應該管不住她,小九又成天跟著她瘋,沒準兒此刻她們就在曉晴洞府了。

    總得試試,對不對?

    然后,蒲杰就開始糾結,到底是召喚小九,還是召喚秦映霜了。

    從枯楓瘴地回來,秦其峰就沒有帶他和白小白去過慈云洞府。

    利用秦映霜或者伍仙月打親情牌,自然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但是秦其峰堅持在歸途中自己的建議,除非你蒲杰實在是無能為力了,他才會請秦映霜和伍仙月出馬。

    蒲杰雖然做出了回歸自己身體的準備,但是這個結果,伍仙月不知道,秦映霜也不知道。

    但是她們遲早有一天會知道。

    發現自己終究成了一個廢人之后,她們會是怎樣一個態度看自己?

    雖然他總是說外表只是錦上添花,可是這是修真界,修為跟不上,壽元就跟不上。

    而二女如此優秀,在漫長的生命里,她們會怎樣看待自己?

    強烈的自卑感,在蒲杰心中升騰。

    在沒有確定自己能跟上她們的步伐前,還是不招惹她們的好,只是蒲杰的決定。

    反正白小白暫時也不會掛,秦其峰遲早會回到修行室探望他們,于是蒲杰決定誰也不召喚。

    這一等,就等了足足三天!

    這三天里,白小白當然抹不開面子,說它想化形,于是蒲杰自然是苦口婆心地搬出秦映霜和伍仙月出來。

    其實在蒲杰看來,如果不是先前自己那番話的刺激,這張親情牌未必管用。

    因為白小白做出這個決定時,怎么可能沒考慮到這些因素?

    它真的活膩了,否則當初也不會說出把決定權交給命運來決策那番話。

    二女來勸,說不定白小白還會反過來開導她們。

    比如尊嚴重要,還是活著重要?你們如果真的對我好,還是讓我解脫吧!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讓白小白顯得極不情愿地活下去,保住它的面子,才是第一位的。

    最后白小白免為其難地答應了蒲杰,還主動聯系秦其峰,結果沒聯系上。

    “董欣語說他去找煉制五行丹的材料去了。這孫子自不量力,要能找到哪怕一樣,我喊他爹!”白小白罵罵咧咧地道。

    蒲杰大奇,這名兒聽上去不僅一點都不霸氣,反而顯得平庸之極。白小白居然說一樣都找不到,是不是太夸張了?

    “哼,青龍肝,玄武腎、白虎肺、朱雀心、麒麟脾!五行丹的煉制材料,還覺得平庸不?”白小白越想越生氣,“看看你們人類,都特么是些什么玩意兒,這是得屠殺多少神獸,才能折騰出這么一個丹方!”

    我尼瑪!蒲杰也是驚得直接爆了粗口,隨即他就想起了,秦其峰找這玩意兒干嘛?

    “我跟董欣語說了,讓他趕緊回來,我有更好的辦法。”白小白焦躁地在修行室里打著轉,“姓管的,你看看你的任性,需要付出多大代價才能逆轉!”

    “我”蒲杰說不出自己心中是怎樣的感受,半天才哽咽著道,“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都說了你又不是秦其峰親兒子,他對你是不錯,但還不至于到這種程度。一切都是因為小霜,懂不懂?收起你那絲心態好不好?你特么的抓不住小霜,秦其峰真的會對你棄之如敝履的!”

    “那你呢?”

    “很簡單,我也是因為小姐和小霜。管小管,別特么瞎感動,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老子還在幫你,是因為還看得到希望,你要自己玩兒脫了,我特么真的會宰了你,明白?”

    蒲杰心道,好吧,你說得對。可是我還是感動啊嘖,為什么我總覺得,我特么那么像一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

    秦其峰果然空著手回來了。

    “太祖爺說,你有辦法。”秦其峰搓著雙手,心情顯然好極了。

    這不明擺著么,白小白不要死要活了,蒲杰的事兒基本上也解決了。加上秦杰,等于他一下就收獲了三個超級天才。

    白小白冷笑著道“你祖宗沒告訴你?”

    “他不方便不是?這事兒還得你出面。”秦其峰笑道。

    “行了,煩!”白小白指了指十絕陷陣圖,“弄掉這玩意兒。”

    “啊,對!”秦其峰伸手一招,將此陣圖回收,又遞了一個儲物戒給白小白,“化形所需之物,盡在其中,不敢說萬無一失,十拿九穩還是沒問題的。聽太祖爺說,像你這種積累無數歲月的神獸化形,資質恐怕還在嫁體之上,老實說我挺期待的。”

    白小白根本就沒伸爪子去接“我自己有法子。”

    “這個”秦其峰斟酌了下,“《眾生往》針對的還是尋常妖修,不是太適合你這種擁有高貴血脈的神獸。我認為前輩的現成經驗還是值得借鑒的。”

    白小白盯著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認為我行!懂嗎?”

    它不可能接受秦世錚的饋贈,這是原則問題。

    可惜它不知道,《眾生往》本來就出自秦世錚之手。

    當然,秦其峰不可能傻到把這事兒告訴它。

    “是我枉做小人了,我向你道歉。”秦其峰立馬改口,隨后幾乎是諂笑著道,“這個,白道友,我問了鎖魂鏈之事,太祖爺也毫無頭緒。雖然朱先克不足為慮,能想法清除這個后患,總是件好事,要不你多透露點他的信息給我?”

    無論怎么說,秦其峰這事兒都算做得地道,白小白也沒必要繼續在這件事兒上繼續剛,倒是很爽快地說了一些自己對半尺霜和拘魂鏈的理解。

    其實它曾經跟蒲杰提及過,再多的無論是朱先克還是李窮年,都不可能將自己的看家法寶輕易泄露給他。

    大致說完之后,白小白道“我知道得也不多,不過依我跟隨李窮年多年的經驗,半尺霜也好,拘魂鏈也罷,主要還是震懾神魂,真正威力,比你的十絕陷陣圖差得不是一份半份。”

    秦其峰凝重地道“但是恰恰是這一點,從是最致命的,連我都攝于拘魂鏈的威力,生出驚悸感覺。須知這還不是完整體,而且還沒有主人激發,如果上次不是偷襲,真正與朱先克對上,未必就能穩操勝券。”

    白小白不以為然“你只是沒找到辦法而已,你看我對此物是不是就免疫了?

    別說是我,你看管小管,那天你拿出拘魂鏈,他可曾有半分害怕?

    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我長期和李窮年相處,適應了。

    仙靈脾在朱先克身邊,呆了也不是一天兩天,管小管也適應了,自然不會生出懼意”

    “你說什么?”秦其峰突然臉色大變,直接打斷了白小白。

    “尼瑪至于這么大反應?”白小白正罵罵咧咧呢,突然反應過來,也是臉色大變,“你不會告訴我說,秦杰對拘魂鏈也生出懼意了吧?”

    連只是擁有仙靈脾身體的蒲杰,都對拘魂鏈免疫,沒理由主要被拘魂鏈針對的秦杰,居然還會對其生出懼意。

    他在撒謊!

    “走,要快!”秦其峰一把抓起仙靈脾扔進儲物戒,率先遁出修煉室。

    白小白也是毫不猶豫地直接瞬移,首先撲向慈云洞府。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