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03章 小小勇士

    林霜霜畢竟有護士的底子,還能指導著葉銘陽剪臍帶,清理孩子,包裹好,抱到她面前。(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葉銘陽從剪臍帶開始哭,憋著淚的哭。

    就那種面對新生命降臨的、激動的哭。

    林霜霜看著他顫顫巍巍的把孩子抱過來,問“兒子還是女兒?”

    葉銘陽激動的不行“我,沒看。嗚嗚,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他這么小!”

    “唉你!那你也沒看看健不健康?”

    “我沒看,他能生下來就好,能生下來就好!不管是什么樣,生下來就好啊!”

    “唉!傻子!給我,我看。”

    林霜霜把孩子抱在手里掂了掂,說

    “挺沉,我覺得有四斤多,可以了……如你所愿,是個兒子!唉,這樣也好,要是個女兒,我更覺得虧欠他,竟然帶她生在叢林里!哎呀,小胳膊小腿,我看看手指……哎,放手,放手……葉銘陽你來掰開他手,這孩子怎么這么大力氣……”

    林霜霜翻動著孩子,就看看他手腳的時候,這新生兒竟然緊緊的拽住了她的手指不放。

    一開始林霜霜還想自己甩開,結果還甩不開。

    葉銘陽湊過頭來看“呃……老婆你別,你別甩,他手指頭那么小,別甩壞了……我來我來……呃,他不放啊……”

    尷尬的事情就這么發生了。

    初生的孩子就是抓住林霜霜的手指不放,掰不開。

    夫妻倆也不敢用勁。

    這孩子,一頭烏發,身上很干凈,沒有初生孩子常有的胎垢,除了剛降生哭了一聲以后,就乖乖的閉眼安睡。

    這會兒,就是抓住林霜霜手指外,別的也沒什么了。

    最終,夫妻倆相互看看,只能隨他了。

    葉銘陽讓林霜霜和孩子都躺好,看著兩人,極其幸福的笑。

    布簾子外頭的火光映在林霜霜和孩子身上,他們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暖暖的光。

    葉銘陽輕聲說“霜,謝謝你。”

    林霜霜看著他溫柔的眼睛,說“對不起,我也想不到,我把孩子生在這兒,讓你擔心了。”

    葉銘陽喉頭滾動“快別說了,是我沒顧好你,我從來沒有想到,到這地方還會發生這些事。”

    “嗯,那咱們就都不說了,就是給孩子先取個小名吧。”

    “小名啊……剛才你和那個庫答說話,提到勇士,他們的勇士叫什么伯熱對吧?咱兒子就是叢林勇士,生在這兒的,勇士。”

    “不是伯熱,他們叫做伯讓,是勇士的意思。”

    “不讓就不讓。我兒子,葉不讓!”

    “你……隨你隨你!不讓就不讓吧,反正男孩子,叫什么無所謂的,改天請師父取個好聽的大名!”

    “哈哈哈,對!男孩子嘛,隨便養,你看這小子,真的是不讓,你這手指頭,他準備拽多久呢?”

    夫妻倆正沉浸在幸福之中,就聽見外頭發出沉悶的“咚”的一大聲。

    兩人都警覺。

    林霜霜一把抱緊孩子。

    葉銘陽馬上就掏了木倉,撩起布簾子看“什么聲音?誰?”

    火塘里的火小了些,外面有點黑蒙蒙的,乍看起來沒有什么改變。

    就聽見木屋下面有幾道慌亂的喊聲。

    很快,鈴鐺跑了上來,說“錦鯉!你們怎么樣了?那個達司好像不行了。”

    “什么?達司?”林霜霜抱著孩子坐起來,往之前達司坐的角落看看。

    那兒,只剩下兩個人影躺著,果然是達司不在了。

    看來,是達司不知用什么法子沖開穴道,想逃走的。

    但,她不是不良于行嗎?

    而鈴鐺還在說著“我們把帶來的鹽巴都分了,剛回到這兒附近,就看見達司忽然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庫答現在在看她,她看起來不行了。她手里還有個瓶子!”

    林霜霜和葉銘陽相互看看,林霜霜忽然說“不好!我換下來的衣服你放哪兒了?蠱王!蠱王!”

    葉銘陽把林霜霜的衣服拿過來,一摸口袋,果然,里面的綠玉鼻煙壺不在了。

    林霜霜忍著不適,馬上起來“快!鈴鐺你幫我抱一下孩子,葉銘陽你抱我下去!要是蠱王逃了,進了別人的身體,又是一場事故。”

    “咦,這孩子……”鈴鐺倒是想抱孩子,但是孩子的小手依然緊緊拽住林霜霜,怎么拉也拉不開。

    沒有辦法,葉銘陽只好把林霜霜連同孩子一起抱下去。

    樓梯下,達司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手里果然拿著綠玉鼻煙壺,蓋子是打開的。

    好幾個高木人站著看,不知所措。

    庫答舉著一個大火把,看見林霜霜下來,非常恭敬的行禮,嘰里咕嚕了幾句。

    貢呷翻譯“他說神醫!感謝你,我的阿弟已經好了!天神保佑你。”

    林霜霜擺擺手“散開一點,達司身上可能有蠱王,會跳到你們身體里的。”

    她說的,大家不懂。

    但等貢呷一翻譯,眾人立刻一連退了好幾步。

    林霜霜讓葉銘陽放下自己,一手抱著孩子,用一塊厚厚的土布蓋住孩子,一邊側著身子,探知蠱王的所在。

    “蠱王?你在哪兒?”

    林霜霜非常擔心蠱王進了達司的體內,她現在剛生完孩子,可沒有精神幫達司治病。

    達司,她還是要留著追查鐵鎮山下落的。

    林霜霜用意識呼喚了幾下,竟然聽見的蠱王的回應,無比委屈,無比生氣的聲音“嗚嗚,臭東西,它咬我,它咬我,我也咬它,咬死它……”

    林霜霜趕緊問“你在哪兒?”

    蠱王只是嚷嚷“這是我的地盤,它咬我,我也咬了它,它跳起來,它逃了,它逃到它主子那兒去了……”

    林霜霜感應著,把碧玉瓶子拿起來,用大拇指按住瓶口,感受一下,蠱王好好的在里頭呢!

    真真的松了一口大大的氣。

    林霜霜喊了聲“拿火把來!”

    夏國棟遞了一個過來,葉銘陽走過來一起幫著查看達司。

    達司的頭上摔了個大窟窿,還在流血,而她的腿……

    林霜霜這也是第一次看見她的腿。

    已經不是人腿了,腫得像是大象的腿一樣。

    原來她不是不良于行,她是水腫,是自己也中了蠱毒的水腫。

    而從蠱王的描述來看,她可能是想搶走了蠱王自己解毒,但是蠱王和蠱母打了起來,可能正好達司開瓶蓋,蠱母就跳進她身上了!

    ------題外話------

    又是一個月末。大家翻翻兜,有月票的要去投哦,別浪費哦。鞠躬感謝所有投票給列列的親,太謝謝啦~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