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02章 別逗,生孩子呢

    達司抬起一張蒼老的臉,震驚又憤怒的看著林霜霜,一語不發。(www.753232.buzz)

    林霜霜感受著她那又恨又無能為力的情緒,大膽的讓門口跪著的兩個人進來了。

    庫答很激動,用高木話和女人和少年說著話。

    少年不停的抖動著,很艱難的走到達司面前,跪下給達司磕頭,神色驚慌。

    達司看少年抖得那么厲害,眼睛再次忿忿的看林霜霜。

    林霜霜笑了。

    但她的臉依然一團爛泥,笑起來比哭還難看“嘿嘿,你不能治,就老老實實說你不能治,看我干什么?”

    貢呷原樣翻譯給達司聽。

    達司氣憤的別開臉,對著少年“嗡嗡”的說了一句“apap¥!”

    都不用貢呷翻譯,從庫答和少年的表情都可以知道,達司為了活命,老老實實的承認了,她治不了。

    林霜霜便向少年招手“阿弟,不要怕,來,我幫你治。”

    扶著少年的女人,看向庫答尋求答案。

    庫答非常的見風使舵,很快就讓女人將弟弟扶到林霜霜面前。

    林霜霜深吸氣,努力忍著剛涌來的一波陣痛,對庫答說

    “庫答,我一定可以治好你阿弟,但是,我治好了你的阿弟,你就要相信,我和這些來找我的人,沒有惡意。我們如果要傷害你們,非常的容易,但我們沒有那樣做。接下來,還會有人得這種病,我都可以治好,如果你肯相信我們,我還可以讓你,成為這個寨子的達司!”

    不知道哪句話最起作用,總之,庫答把這個木屋里的人看了一圈,就問林霜霜“你說的,是真的?”

    林霜霜已經能聽懂一些高木話,點頭“真的。真的治病,真的幫你當上達司!”

    沒有什么比權力更有誘惑力了吧?

    庫答黑黃的眼珠子在火光里閃了閃,甚至都沒有再看達司老婦人一眼,當即大力的點了頭“嗨給!”

    貢呷適時的翻譯“成交!”

    林霜霜深吸一口氣“嗨給!”

    接下來的事情好辦多了。

    林霜霜裝模做樣的對著庫答弟弟作法一番,又喃喃幾句,便點了庫答弟弟的穴。

    庫答弟弟不抖了,倒下睡覺。

    林霜霜和庫答說“天神撫慰了他,你帶他回去,讓他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了。”

    庫答的眼里,將信將疑。

    但是沒有辦法,林霜霜的陣痛,間隔時間越來越短了,她自己知道,這下,真的要生了。

    葉銘陽心疼的不得了,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林霜霜接納了他的意見,便指指一旁的鈴鐺,說庫答說

    “她,也是神的使者,她也會治病。再有人得這個病,只要她去作法,就會好了。現在,你帶著他在外面等著,等待天明。天明的時候,天兵天將就會來,幫助你當上達司,幫助你們過更好的生活。如果寨子里的人不信,你就帶他們去山谷口,找到一只陷阱里的馬,馬上就有鹽巴,夠寨子里的人分了。”

    一聽有物資能夠分配,庫答馬上迫不及待的表示,可以相信林霜霜,現在就去找馬。

    林霜霜指指貢呷“他現在不是你們的奴隸了,是我的人了,我需要他代表我,看著你們是不是沒有做惹怒天神的事,否則明天天兵天將不回來。”

    庫答說“好吧,只要你幫我當上達司,我都相信你。”

    這也是很直白了。

    林霜霜反而放了大半的心。

    但這一松勁,身體的疼痛就再也承受不住,使她緊緊的拽住葉銘陽的手臂。

    葉銘陽和鈴鐺對著眼色,鈴鐺便向庫答指指樹屋下面。

    庫答很識相的背起弟弟,帶著女人出去了。

    鈴鐺帶著夏國棟,兩人都背了木倉,讓貢呷陪著一起下去管制寨民。

    大樹屋里,只剩下了被點了穴的侍女、跪著的達司,還有受了箭毒身體虛弱昏睡的趙家寶。

    葉銘陽把他們拖到屋子的盡頭,在屋子的另一頭張起一塊土布當作隔離,終于可以將林霜霜放下來安頓好。

    有溫熱的水給林霜霜擦洗,有干凈的衣物給林霜霜換上,有柔軟的毯子讓林霜霜安睡。

    林霜霜發出一聲滿足的謂嘆

    “啊!太舒服了!老公你最好了,想不到你連醫療包都帶著!在這個林子里晃蕩了一天了,我現在覺得在天堂……哦,除了肚子痛啊……嘶!”

    葉銘陽心疼的都說不出話

    “這些人,真可惡,竟然搞出什么蠱母,真的不可想象,要是你出了事,我該怎么辦,那我肯定得把所有可能用得著的都帶著啊!”

    “但是……嘿嘿!”林霜霜感受著他憐惜無比情緒,還能苦笑出聲

    “但是我想,也是冥冥中的一個巧合。鐵鎮山忽然不見了,我一直覺得是我疏忽了,現在竟然在這兒,發現了和他有關的事……嘶!這趟也值了!你放心,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孩子,也很好!我是因為在林子里,收了一點靈力,才會早產的……水!準備好醫療包,和水!我覺得孩子等不及了,多消毒,東西都要消毒,啊……”

    “好,我,我知道了,馬上!”

    葉銘陽把醫療包全部攤出來,說是馬上,卻手忙腳亂。

    他把達司屋子里的銀質容器全部拿了,放熱水燙干凈,又把所有會用到的器具用帶來的酒精消毒好,但別的,就有限了。

    林霜霜說“扶我起來一點,我這樣用不了力,哎……”

    葉銘陽說“媽蛋!生孩子怎么這么辛苦!要是我能幫你生就好了,我有的是力氣!”

    林霜霜“廢什么話!呼,呼!讓我抓住你手,啊……”

    葉銘陽“你抓,你抓,你咬也行!兒子你給我出來啊,再不出來我打你了啊!”

    林霜霜皺著眉頭笑“噗,閉嘴!你逗我笑呢你,我笑了怎么生得出來!”

    葉銘陽皺著眉頭要哭了“啊,你還笑,你還笑,我都要哭了!你倒是生不生啊!”

    林霜霜“生,生!啊!我再用力一次!”

    夫妻倆慌慌張張的,忙忙亂亂的,又疼又好笑的,大約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哇”的一聲,孩子生下來了!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