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四章 蕩悠悠,魂歸何處

    趙瑾年病得快,好的更快,第二天照常上朝,步履走得虎虎生風。(m.k6uk.com手機閱讀)

    親自送趙瑾年上朝,墨梓凝很懷疑昨日這家伙根本就是裝病,只為了躲開皇太后姬柳糾纏。

    “墨采女,咱們不回鳳儀宮嗎?”

    跟著墨梓凝往未央宮后院走,靜姝和菱花瑟瑟發抖。

    “我那些私房錢都在后院呢,趁著這功夫沒人把守趕緊取出來。”

    “什么?!”靜姝和菱花同時慘嚎。

    靜姝壓低了聲音商量墨梓凝,“墨采女,后院才死過人,咱還是別去了吧。”

    “就是呀,墨采女,還是見了血光的,別去了吧。”

    墨梓凝沖著二人翻白眼,“你們說不去就不去?那些銀子你們賠給我?”

    沒錢二人組假裝沒聽見。

    因為趙瑾年沒有吩咐不許墨梓凝在未央宮亂走,也沒下過令不讓墨梓凝進去后院,所以眾太監宮女包括侍衛,誰也沒阻攔,墨梓凝順順利利進去后院內。

    “見過墨采女!”甄南和兩名太監守著后院,此時正在灑掃西廂房,一見墨梓凝帶著靜姝和菱花出現,歡喜地丟下手里的掃帚,跑過來向墨梓凝問安。

    “皇上還讓你守著這里?”

    墨梓凝見到甄南,琢磨著怎么連銀子帶人一起搬去鳳儀宮,問甄南時目光卻投向敞著房門的西廂房。

    “沒辦法,自從那位一命嗚呼,皇上事忙,尹公公也跟著忙得厲害,雜家和另外兩位公公眼下直屬尹公公,所以就只能在這里等著尹公公安排。”

    尹玨整天忙得像陀螺,有空還得琢磨怎么哄自己開心,哪里有空來管三個小太監去留,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記起來甄南三人呢,墨梓凝想著道。

    “甄南,你去和靜姝還有菱花,把我的東西收拾下,都送去鳳儀宮。”

    甄南是真心為墨梓凝高興,再得趙瑾年寵愛,在深宮之中,后院隱居和成為一宮之主還是天差地別的,笑著恭喜。

    “墨采女再不用回來這里……真是可喜可賀。”

    墨梓凝頷首,含笑吩咐,“送東西過去后,你且留在鳳儀宮,待我有空和尹公公說一聲,你便正式是鳳儀宮的人了……”

    只要能留在墨梓凝身邊,甄南別無所求,聽了這話高興得直搓手,在西廂房里打掃的兩名太監聽見,麻溜跑出來跪在墨梓凝面前。

    “墨采女,一只羊也是趕兩只羊也是放,求墨采女把我二人也一并收留了吧。”

    墨梓凝并不認識這二人,瞧年歲都比甄南大,模樣倒還周正,眼珠轉向甄南,甄南忙跟著跪下。

    “張三李四和雜家在這后院相處多日,為人都是老實本分,如哥哥般照拂雜家,求墨采女好人做到底,一起收了吧。”

    墨梓凝犯難,“可是每個宮里使的人都有定數,我也不好破這個例,更何況,論位份我根本不夠資格用這些人。”

    這倒不是墨梓凝推諉,而是宮里的規矩人人都得守著。

    哪有奴才為難主子的,兩個太監還算懂事,立即起身不再央求。

    靜姝和甄南負責整理墨梓凝的金銀財寶,菱花獨自收拾墨梓凝隨身衣物,三個人整理出數箱,甄南跑出去招呼幾名未央宮的太監和他一起抬去鳳儀宮。

    終于要離開困了她許多日子的院落,墨梓凝走到朱門前,回首看了眼熟悉的院落,忽聽西廂房方向響起兩聲慘叫。

    靜姝和菱花被嚇得一哆嗦,墨梓凝跨步就要去看,被靜姝攔住,“墨采女,里面情況不明,不可冒然進去。”

    說著,靜姝吩咐菱花,“速速去找侍衛過來。”

    菱花答應一聲轉身跑開,不多時跟來四名侍衛。

    由靜姝領路,四名侍衛直奔西廂房,在西廂房內,見到兩名太監口鼻流血倒在地上,已經氣息皆無。

    一見如此慘象,靜姝嚇得兩腿發軟跌倒在地。

    四名侍衛一見,便道,“這二人是毒死的。”

    聽說是毒死的,靜姝連滾帶爬跑去院門前告訴墨梓凝。

    “毒死的?”墨梓凝聽了匪夷所思,剛剛那兩個太監才央求收留,要隨自己去鳳儀宮,如今突然毒發身亡,肯定不是自殺,那會是誰下的毒呢?又是如何下的毒?

    “墨采女,咱們還是快回鳳儀宮吧,太可怕了。”

    菱花一時半刻也不敢在此地呆著了。

    墨梓凝搖頭,“暫且不能回去了,咱們去前殿等著,等皇上回來,必須讓人把此事查清,否則,皇上安危成患。”

    提到皇上,誰也不敢多嘴,靜姝和菱花跟在墨梓凝身后向前殿走去。

    回到前殿,墨梓凝坐在廊下椅子里琢磨兩名太監毒發之事……

    甄南同一眾太監抬了東西送回鳳儀宮后返回,卻見墨梓凝臉色難看,靜姝和菱花不住發抖,上前道,“墨采女,東西都送去鳳儀宮了。”

    墨梓凝走神,根本沒聽到甄南說話,甄南抬眼用眼神問詢靜姝。

    “墨采女,甄南回來了。”

    靜姝叫魂,墨梓凝終于回神……

    “什么,張三李四都被毒死了?”聽說后院發生命案,張三李四已死,甄南驚愕,“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聽說是鶴頂紅……”靜姝悄聲告知甄南。

    很快,四名侍衛把兩名太監尸首抬走,送往大理寺找仵作驗尸,從后門抬出去后,四名侍衛跟去兩人,回來兩人向墨梓凝復命。

    “求墨采女準許雜家送送他二人去。”

    甄南抹著淚哀求墨梓凝。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墨梓凝點頭,甄南快步跑向后門,在不遠處的甬道追上抬著尸首的隊伍。

    求著幾人暫時停步,甄南跪在地上給二人磕了三個頭,撩開蓋布一見二人死狀凄慘,頓時淚如雨下。

    回去未央宮,甄南失魂落魄。

    “見到了?”墨梓凝問甄南。

    甄南抹著淚點頭,“多謝墨采女,看到了。”

    “慘不慘?”

    突然的一句問話讓甄南錯愕。

    “李卓時!”墨梓凝只開口叫了一聲,忽然一道黑影閃現,立在墨梓凝身前。

    “把甄南拿下。”

    靜姝都傻了,連忙替甄南求情,“墨采女,甄公公若是犯了什么錯,墨采女罰他便是,何苦抓他?”

    “殺了人自然得抓,罰,哼,那就要問主理此案的官員如何處理了。”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