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1章 邪物鰻魚在線被砍

    病房!

    魔神老奶奶躺在潔白的病床上,天花板很明亮,如今發生的事情終究有些讓人迷惑。(www.753232.buzz)

    我是誰?

    我遭遇了什么?

    簡單的詢問,卻說明她無法接受現在的一切。

    身為魔神,蘇醒過來的她降臨延海市,目的就是跟他們玩游戲,贏了游戲就將延海市毀滅,而現在她躺在醫院,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對魔神來說就是一件恥辱的事情。

    “喂!”

    魔神老奶奶喊著那兩位人類,容貌不再慈祥,顯然已經知道跟他們隱藏,終究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

    “老奶奶,你怎么了?”林凡詢問道,心里有些好奇,慈祥的老奶奶好像變了模樣似的,有點陌生,但依舊不影響他們對老奶奶的友好。

    愿意送他們花環,還給他們一百塊買燒烤,這是多么好的人啊。

    如今聽老奶奶呼喚他們,他們自然認真聆聽著。

    有任何要求都會替對方完成。

    魔神老奶奶低沉道“我記住你們的容貌,你們讓我遭遇此生都不會遭遇的恥辱,希望你們好好的活著,我一定會來找你們的。”

    隨著她的話語落下。

    她的身體漸漸變的透明,最終消失在病房中。

    安靜!

    特別的安靜。

    林凡跟老張目瞪口呆的看著空蕩蕩的病房,相互對視著,隨后打開窗戶朝著樓下看去,沒有尸體墜落。

    “消失了?”林凡驚訝道。

    “就這樣消失在我們面前,好厲害啊。”老張從未見過這樣的魔術,感覺比電視上演的還要好看。

    至于魔神老奶奶剛剛說的話,他們聽聞很欣慰,果然是一位好奶奶,當我們是朋友了,雖然消失,但還會回來找我們。

    他們很滿足。

    “一位厲害的老奶奶,她會回來找我們的。”林凡說道。

    老張道“走的好匆忙,都還沒有多說些話呢。”

    邪物公雞如同看智障般看著眼前這兩位愚蠢的人類。

    你們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嗎?

    那位老奶奶消失時,看向你們的眼神,就跟他們邪物看待人類的眼神是一模一樣的。

    都沒有感受到嗎?

    張護士拿著單子進來,準備給患者上藥,卻發現患者老奶奶消失不見,而兩位精神病患者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

    她很不安。

    一陣風吹來。

    看著打開的窗戶,腦海里浮現很多恐怖的畫面,比如兩位精神病患者面部猙獰的將老奶奶從窗戶扔下去。

    她縮回踏入到病房內的腳。

    一句話沒說。

    來到隔壁病房,趴在窗戶朝著樓下看去,沒有看到尸體,拍著胸口松了口氣,回到原來的病房,假裝沒事似的。

    “那位老奶奶呢?”張護士微笑詢問道。

    林凡淡定道“她消失了。”

    老張點頭道“就在剛剛從我們面前消失了,她會變魔術的。”

    面對兩位精神病患者的張護士有些緊張,微笑而又不失禮儀的退出病房,隨后第一時間就去通知李副院長。

    病人消失,兩位患者胡言亂語無法交流,急需主力出戰,跟兩位患者交流。

    “老張,我們走吧。”

    林凡起身牽著母雞,準備離開醫院。

    老張跟在后面問道“她會什么時候來找我們?”

    林凡沉思片刻道“應該會很快的,我們借她的錢還沒有還呢。”

    “也是哦。”

    兩人一只雞走在醫院走廊,路過的護士跟醫生見到他們能避就避,避不開的只能笑臉對待。

    林凡微笑回應,笑容溫馨卻有種讓人不寒而栗的感覺。

    路過一間病房。

    病房內。

    陳翔躺在病床上看著一旁李昂,雖然面無表情,可是他的眼神卻將他出賣,嫉妒,滿滿的都是嫉妒。

    原本是他的女神,卻因為他介紹李昂給女神認識后,直接將他拉黑。

    這是他無法忍受的事情。

    學歷,容貌,氣質,財富,都是李昂比不上的,為什么女神卻愿意跟他聊,而將他拉黑,這是一件他無法接受的真相。

    看著李昂滿臉笑容的摁著手機,他就氣的想跟李昂單挑。

    越想越氣。

    好氣啊。

    陳翔問道“聊什么呢?”

    李昂笑道“剛剛我看她的朋友圈,給她評論,她說我這人好有趣,你也看看我發的評論是不是很有趣。”

    陳翔不可能讓李昂知道女神將他拉黑,裝摸做樣的看了一眼,尷尬笑著,“是很有趣。”

    “我跟她說,我跟你住在一個病房。”李昂說道。

    陳翔很想知道女神有沒有提到他,或者有說什么話,便沒有隱藏的問道

    “那說什么了沒?”

    李昂低頭看著手機屏幕,嘴角勾起笑容道“沒有。”

    陳翔想不明白現在的女人到底是什么眼光,拉黑像我這樣優秀的人,那是人干的事情嘛?

    就說這李昂,看起來就跟吊絲似的,憑什么待遇比我好這么多。

    也許他永遠想不明白的就是,李昂比他會舔女神,舔起來的時候完全不分場合,不知廉恥,只要能舔的對方舒服,什么話都能說的出來。

    潺潺流水,嘩啦啦啊的流淌,只要堅持不懈,終究能匯成江海。

    突然。

    陳翔有種不安的感覺,抬頭看向門口。

    紅潤的臉蛋,瞬間變的蒼白起來。

    熟悉的兩位,熟悉的面容,沒有看錯,就是捅他的那個精神病患者。

    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林凡跟老張站在門口,朝著病房內的陳翔揮揮手,同時小聲交流著。

    “別緊張,我們不進去就好,他看到我們了,如果不跟他打招呼,他一旦發病肯定要對我們不利。”

    “嗯,我知道。”

    他們就這樣帶著微笑,揮著手,就是不進入病房。

    林凡可以忘記別人,卻不會忘記陳翔,他是真的有病啊,而且還很嚇人,拿著匕首,明明說很危險,還強行讓他捅。

    就這樣的行為。

    想想都感覺嚇人的很。

    陳翔腦海里浮現林凡的所作所為,精神病患者站在門口,朝著他微笑,朝著他招手,一切都是那么的恐怖。

    當恐懼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往往都會讓人崩潰。

    “啊!”

    陳翔莫名其妙的驚慌叫喊著,表情夸張,就跟見鬼似的。

    林凡拉著老張趕緊跑路,明明跟你友好的揮手微笑,為什么還要發病嚇唬人。

    三月十九號!

    清晨!

    又是美好的一天。

    特殊部門宿舍。

    林凡跟老張面對面的站著,他們在相互打理衣服。

    “你的衣領都沒有翻過來啊。”

    “啊……那你幫我。”

    “要多注意啊。”

    “嗯,嗯,嗯。”

    日常生活很簡單,邪物公雞開始慢慢的養成每天早上下兩個雞蛋的習慣,它永遠都記得自己是邪物公雞,現在的所作所為就是忍辱負重,終有一天邪物同胞們會理解它的行為。

    甚至為它感到自豪。

    林凡牽著母雞跟老張一起離開宿舍,他們每天的工作任務就是到外面街道上走著。

    雖然不知道具體要做什么。

    但新聞上播放過,要做一位愿意幫助別人的好人。

    邪物公雞一直都昂著頭,它在林凡面前唯唯諾諾,但在外面卻是重拳出擊,昂首挺胸,就算遇到人類強者,也絲毫不虛,看什么看,沒看過這么帥的雞啊。

    樓下。

    “我感覺你們真的很眼熟,是不是哪里見過?”劉影摸著帥氣的光頭,微笑問道。

    他昨天問過,這兩位是新來的同伴,而且還是頭親自帶回來的,肯定有特殊的地方,比如實力很強。

    否則也不可能得到頭的認可啊。

    林凡搖頭道“沒見過。”

    “也許是我記錯了。”劉影笑呵呵,隨后看著邪物公雞,稍微皺眉,感覺有點奇怪,“這是……”

    林凡道“它叫母雞,是我的寵物。”

    寵物?

    劉影有些驚訝,果然是能夠被頭看中的男人,寵物都是如此的奇特。

    緊接著。

    他發現那位老頭一直盯著他看,好奇道

    “我有什么問題嗎?”

    老張抬手,摸著劉影的光頭,沉思片刻道“雄激素過多所致的雄激素源性脫發。”

    他有些懵,對方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聽得懂,只是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宛如天書一般,聽得腦袋都嗡嗡作響。

    “什么意思?”劉影問道。

    他年紀輕輕就地中海,最后沒有辦法只能弄光頭,自己給自己洗腦,光頭好,光頭帥,光頭為國家省原料。

    可是……每一位年輕人都夢想著擁有一頭黑亮濃密的頭發。

    每次去理發店,看到那些長發的人抱怨頭發好煩的時候,他的心就在滴血,往往你們所能擁有的,都是我不可得到的。

    為什么要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

    不知道很傷人嗎?

    “可治。”老張說道。

    “你說什么?你說我這頭發可以長出來。”劉影瞪著眼睛,因為興奮,身體都在顫抖著。

    老張點頭道“可以。”

    林凡道“老張的針灸特別厲害,救過很多人,如果他給你治療的話,你的頭發肯定能長出來。”

    劉影抓著老張的雙手,激動道“大師,我信您。”

    瞧瞧,連尊稱都出來了。

    能夠成為特殊部門成員,必然是有兩把刷子,因此,這也是劉影相信對方的原因,說的太專業,就跟他補牙時的牙醫一樣,每個字都認識,組合一起就無法理解,反正就感覺好厲害。

    甭管懂不懂。

    厲害就行。

    “老張,我們還有事情的。”林凡說道。

    劉影道“不急,一點都不急,今晚我去找你們,到時候還請大師幫幫我,我這問題煩惱我很久,曾經想過植發,可惜太貴,現在遇到大師,我感覺我的機會來了。”

    交談一番。

    他站在門口看著那遠去的背影,揮揮手,興奮的緊握拳頭。

    “耶!”

    激動的都難以入睡。

    一位同事拍著劉影肩膀道“我感覺這兩人有點問題,好像腦子有點不太正常。”

    滿臉笑容的劉影逐漸收斂笑容,不高興道“你說啥呢,別這樣說大師,不然我生氣了。”

    同事笑了笑,哄著劉影。

    說說而已。

    就是感覺嘛,又沒說什么。

    ……

    居味鮮!

    延海市一家小有名氣的海鮮店。

    店內。

    服務員們忙碌著,食客有點多,都有些忙不過來。

    他們飯店價格公道,菜品花樣繁多,而且味道做的一絕,主打的就是薄利多銷,一桌賺你三五百不算少,六七百不算多。

    海鮮嘛,走的就是空運而來的高端噱頭。

    講究的就是食材新鮮純正。

    后廚。

    傳菜員道“三號桌加一份鱷梨鰻魚五彩卷,速度要快,客戶急性子。”

    “知道了。”

    廚師來到魚缸前,瞧著里面的鰻魚,得選一條好的才行。

    尋常鰻魚并不知道它們會成為食客面前的一份佳肴,游的很是歡快,就怕別人不知道它們很健康似的。

    而在里面有條鰻魚卻很奇怪。

    它表現的就好像奄奄一息似的,都快要不行了,但還是習慣性的蹦跶一下,證明我還活著。

    邪物鰻魚很有智慧,在江河邊看到一位孩童很喜歡養魚,它就主動靠近,讓孩子抓住它,剛好閑來無事,就去你家暫住一段時間。

    可沒想到……那孩子的父母看到它,直接將它賣到海鮮店。

    想過反抗,不過看到魚缸里有那么多鰻魚,它想想就算了,隱藏在這里必然更好,為了不讓人類注意到它,一直假裝有些虛弱。

    廚師大致看了一眼,直接將邪物鰻魚撈出來,反正都快死了,剛好給客戶食用,要是真的死了,那就不值錢了。

    邪物鰻魚被擺放在砧板上,心里咆哮著,人類你想要干什么?

    看到廚師手里握著鋒芒的菜刀,這是想要弄死它啊。

    反抗,必須反抗。

    緊接著。

    有豆子炸裂的聲音傳來。

    廚師疑惑的很,哪里來的響聲,但很快,他就發現砧板上的鰻魚發生變化。

    噼里啪啦!

    電弧纏繞在邪物鰻魚周邊游走著。

    “啊!邪物啊。”

    廚師尖叫著,舉起菜刀落下,狠狠的砍向邪物鰻魚。

    撲哧!

    鮮血濺射。

    鰻魚直接被砍成兩節。

    明明很害怕。

    可就是想砍你。

    體型肥胖的廚師抹著額頭的汗水。

    “嚇我一跳,臥槽!”

    電弧消失。

    邪物鰻魚瞪著眼睛,并沒有死亡,而是被這一刀砍的有些懵。

    你的尖叫不是落荒而逃嗎?

    還真敢砍我?

    ps最后一張,1號凌晨上架,距離現在還有二十二個小時。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