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07 聽簡總的!

    轉眼,年中審計即將來臨,耐升早就預定好的審計總監卻一直未能到崗,跟人力資源部溝通幾次也未果,財務總監有些抓瞎,一狀告到了楚陌寒那里。(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楚陌寒正要跟幾個高管開會,大家都聚集在小會議室,一聽財務總監略帶抱怨地跟他訴苦,便看向人力資源高級經理。

    高經理也很苦惱,這事她已經給人家財務部道過好幾次歉了,可墨晚那邊一直拖著,她也是有苦難言,無能為力。

    甚至她感覺墨晚根本沒打算讓白錦霓入職。

    那姑娘每次態度都不錯,但總能找出各種借口將待辦事項一拖再拖,可人家有背景,而且是眼前這尊最大的背景在這兒撐著,每次跟部門的同事一說什么,都是“墨哥哥長,墨哥哥短”,他們都是普通打工仔,能怎么著,供著唄。

    或許白錦霓的事情是人家“墨哥哥”另有打算也說不定。

    高經理這次真是想多了,但做人力資源工作的,心眼哪有不多的。

    墨晚可是能夠隨時出入楚總家里的人,也不知道簡總是怎么容得下這樣的人存在的,不過這些,高經理都不關心,她現在最關心的是,白錦霓那邊如果真出了問題,她怎么給楚總和財務部交代?

    可這件事的主動權又完全不掌握在她手里。

    愁啊!

    于是,高經理一狠心

    “楚總,這件事情一直是墨晚在跟進,要不現在請她過來問問進展如何?”

    楚陌寒蹙了蹙眉,他并不喜歡越級匯報的情況,所以在公司,除了簡若姝來那一次墨晚主動找上門來,之后他已經嚴肅告訴過墨雪,不能讓墨晚在公司提他的名字,更不能讓墨晚隨意出入他辦公室,這樣不是對楚陌寒不好,而是不利于墨晚展開工作。

    但現下這個情況,兩個部門的主管都在等他的回復,也就是說,事情已經到了必須解決的地步,他便點了點頭,臉色卻顯得有些沉了下來。

    這么點小事都鬧到他這里來,他養著他們是吃干飯的?

    殊不知,財務總監抱怨高經理,高經理心里還埋怨他呢。

    放在她的部門那么大一尊佛爺,全部門的人天天供著,要大家怎么活?

    有幾個看不慣墨晚高高在上一天天起來就是曬哥的幾個小姑娘,都鬧著要跟她辭職了,她好不容易才安撫下來。

    很快,墨晚過來了。

    “高總,您找我有事?”

    一副乖乖巧巧的小女孩模樣,高經理看著有些傻眼。

    這姑娘會變臉!

    平時在辦公室,可不是這副嘴臉。

    “墨晚,是這樣的,年中審計馬上要開始了,財務部那邊的審計總監一直沒能到崗,我問了你好幾次,你每次都說在推進中,卻一直沒告訴我推進到那個步驟了。現在,楚總和林總正好都在,尤其林總很著急,要不你把進展跟他們說一下。”

    高經理看著墨晚的模樣,抽了抽嘴角,說出了上面那番話。

    別以為現在裝模作樣,看起來對我滿是恭順的樣子,我就不會告你的狀了。

    其實也算不上告狀,她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然而,墨晚接下來的話,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

    “高總,白錦霓拒絕了我們的offer,我想她可能是另謀高就了,這個職位,我們可能要重新開放給獵頭。”

    “什么?”

    高經理吃了一驚。

    財務總監林總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感覺自己快要休克了。

    因為白錦霓要來,前段時間原先的審計經理辭職,他就沒攔著,現在年中審計馬上開始,白錦霓不來了,這不是放他鴿子么?

    他該怎么辦?

    林總和高經理都有些傻眼,齊齊看向楚陌寒。

    楚陌寒再次蹙了蹙眉,給了兩個下屬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轉身去另一邊打電話。

    他的電話自然是打給簡若姝的。

    “什么?白錦霓拒接offer?楚總,你覺得可能嗎?”

    簡若姝聽了楚陌寒的話,直接反問到。

    楚陌寒當然也覺得不可能。

    他倒不是覺得白錦霓非耐升不可,而是簡若姝的人一般情況下應該不會出這種疏漏,他對簡若姝有信心而已。

    楚陌寒掛斷電話,繼續問墨晚,接過問來問去,墨晚最終給出的答復是

    “我前幾天已經把offer發給曙光的汪小萍了,但不管是曙光還是白錦霓,都一直沒有回復,我覺得白錦霓很可能是有了更好的去處。”

    一番話,說得在場幾個老總全部黑了臉。

    從剛開始的“可能”,到現在的“她覺得”,從頭到尾都是她的臆測,她就敢把結論直接說出來。

    職場,尤其是商業上的事,來不得半點虛假,他們沒反饋,你至少確認一下再下定論好么?

    職場還帶推理的?

    第一次聽說。

    心里這么想著,幾個部門老總看向高經理的目光就略帶了一絲同情。

    你就這么調教下屬的?

    還讓楚總抓了個現形?

    這個月的獎金不想要了?

    高經理也是只好露出一抹苦笑,只是,現在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不是相互推諉的時候。

    她主動拿出手機,給簡若姝打電話,問究竟怎么回事?

    簡若姝也是一臉懵,“她確認已經發了offer,親口說的?”

    高經理給了簡若姝肯定的答復。

    “那你等會兒,我問一下小萍。”

    按理說,汪小萍不應該出這樣的紕漏,但簡若姝還是要親自查清楚的,如果是曙光的問題,她也不會冤枉了墨晚。

    楚陌寒在耐升先帶著幾個高管開會,順帶等一下簡若姝那邊的情況。

    事情到了現在,他們還是希望白錦霓能夠順利入職的。

    要不然原先的工作計劃很多就得被打亂。

    一個小時候,會議的事情討論得差不多了,簡若姝那邊還沒有回電。

    楚陌寒皺了皺眉,“高經理,再催一下簡總,看看怎么回事?”

    高經理剛拿出手機,簡若姝的手機鈴聲在會議室門外響起。

    “不用麻煩了,我親自過來給各位解釋。”

    簡若姝推開會議室的門,身后跟著汪小萍。

    汪小萍手里拎著一個電腦包。

    進來之后,簡若姝也沒多說,直接示意汪小萍把電腦打開放在會議桌上,然后看向人力資源高級經理

    “高經理,能否請你部門的墨晚過來一趟。”

    眾高管面面相覷,他們每個人都跟簡若姝打過交道,可能是因為長得漂亮,她看起來有些疏冷,其實跟她合作過的人都知道,簡總是一個很好的合作伙伴,相處起來也很令人舒服,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失了從容,臉上怒意明顯。

    簡總在生氣!

    這事所有人眼中看到的事實。

    于是,本能地,他們看向楚陌寒。

    楚陌寒沒說話,接收到高經理請示的眼神,點了點頭。

    高經理看了一眼簡若姝,這位心情很糟糕,她還是自覺一點吧。

    于是,她親自起身去叫墨晚。

    墨晚這次來得也挺快

    “墨小姐是否可以解釋一下,你發給我們公司的郵件為何是在垃圾郵箱里找到的?”

    簡若姝也不來虛的了,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正在此時,聽聞此事的墨風墨雪也跟了過來。

    墨云墨雨這段時間在川遠輔佐喬千序多一些,今天不在這邊。

    聽了簡若姝的話,墨雪深邃的眼眸微微瞇了瞇,墨風則是深深地看了墨晚一眼。

    墨晚臉上乖巧的笑容頓時斂了些,不解地看向簡若姝

    “簡總,您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吧?”

    “是嗎?”簡若姝好脾氣地一笑,“墨小姐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墨晚一臉的無辜和迷茫

    “簡總,垃圾郵件這事,的確有可能發生,是不是你們的公司郵箱容量不夠。我知道的一般就是這種情況,但是你要問題具體情況,我建議簡總問一下你們公司或者樓宇的網管會比較靠譜。”

    簡若姝冷笑一聲,沒再說話,看向門口的墨風墨雪

    “兩位,你們有什么要說的嗎?”

    墨風一驚,不明白簡若姝這話什么意思?

    但他心里已經各種年頭瞬間閃現過七八種可能性。

    墨雪則是微微挑了挑眉,“簡總這話什么意思?我覺得墨晚說的沒錯。你們收到的郵件在垃圾郵箱里,來找耐升的麻煩,簡總是否有推脫責任之嫌?”

    墨風不可置信地看向墨雪,這么明顯的偏袒,真的好么?

    四爺還在現場呢啊!

    萬一簡總真的查到什么證據或者蛛絲馬跡呢?

    墨雪學過一些黑客之類的東西,這點輕而易舉,可是,你能確定她真的沒有留下痕跡嗎?

    覺察到墨風的眼神,墨雪給了他一個“肯定沒問題”的示意,他對墨雪還是比較有信心的,何況,這事是不是墨雪做的還不一定,沒必要現在就自亂陣腳,或許簡若姝只是在詐他們,墨雪信息技術專業出身,簡若姝肯定是知道的。

    而且,就算是墨雪做的,沒有確鑿證據之前,他也不會隨隨便便就把墨雪賣了。

    他不信簡若姝這么短時間內能查到確切證據。除非她自己是這方面的高手,可惜,簡若姝學的是經管專業。

    “墨風,你也覺得我今天是來推脫責任的?”

    簡若姝挑了挑眉,看向他。

    墨風的自我感覺卻沒有墨雪那么良好。

    簡若姝一開始就針對他倆,明顯是對他倆已經很不滿意了。

    不過他們背著四爺暗地里的所作所為確實有些過分。

    他此刻甚至有些后悔,怎么沒跟墨云墨雨一起留在川遠呢?

    “我,簡總要是覺得是耐升的責任,肯定是有證據的,不妨直接拿出來。”

    他硬著頭皮回了這么一句。

    當下此時此刻,他都沒敢看四爺的臉色一眼。

    楚陌寒呢?

    如過墨風看的話,其實也白看。

    因為他臉上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任何表情。

    但他不代表,他心里沒有想到更多。

    簡若姝略帶失望地看了墨風一眼。

    那一眼,很淡很淡,墨風卻覺得后脊背一涼。

    雖然淡,但她眼中的失望是那么明顯。

    他雙腳生寒地站在那里,不是害怕,而是覺得某種意義上,他背叛了四爺,也背叛了自己追隨四爺的初衷。

    簡若姝嘆了口氣,“那就等等吧!”

    說完,她坐在了會議室空著的一張椅子上,閉目養神。

    “等什么?”

    墨晚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現在,她已經認定簡若姝是黔驢技窮了。

    畢竟,她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于是,她看了在場所有人一眼,裝作好心地提醒道

    “簡總,大家都很忙,你也看到了,在座的都是耐升的高層,他們每天事情一大堆,可沒空陪你在這里玩躲貓貓。”

    “如果是因為垃圾郵件而沒有及時回復,其實這種事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說起來我也有部分責任,要不下次我發了郵件之后再電話跟你們公司的人確認一下好了。”

    “簡總,你若因為這個責怪我,我接受,但是,你不能耽誤大家的時間呀。我給你賠禮道歉,這件事情到此為止,現在看白錦霓能來是嗎?那就好了,讓她趕緊來上班,事情解決了就行了,好不好,簡總?”

    墨晚的大度,墨晚的無辜,墨晚的為公司考慮,這一刻,幾乎讓所有人原諒了她之前不求證就信口開河的行為。

    看這孩子多懂事!

    而且幾個高管確實有事,所以,看向墨晚的眼光,便多了幾許善意。

    簡總平時挺好說話的,不知為何今天非要吹毛求疵,小題大做。

    不過他們對簡若姝倒是沒有不好的感覺,只是覺得奇怪。

    畢竟,正式郵件最后進了垃圾郵箱,雖然少有,但不排除各種可能性。

    只要白錦霓能盡快入職,事情不就圓滿解決了嗎?

    還等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們今天事情真的很多,楚總剛才布置了不少任務,不及時處理,晚上又要加班了啊!

    簡若姝微微睜眼,將每個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最后,她看向楚陌寒。

    這也是她進來后,第一次看向楚陌寒,第一次開口對他說話

    “楚總,你怎么說?”

    楚陌寒本來也跟她一樣,在撐著額頭閉目養神。

    聽到簡若姝點名,他才慢條斯理地睜開眼睛,回了所有人四個字“聽簡總的!”

    眾人……

    這要在古代,絕壁是昏君!

    墨晚……

    雙目瞬間就要染上淚珠兒,不可置信地看向楚陌寒,正要開口說話。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就聽到汪曉萍道

    “簡總,來了!”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