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9章 天云之夢

    越陽的心思卻不在這里,此次行動策劃的非常嚴密,到頭來羅猛還是提前得到了消息跑了,丹血堂實力不可小瞧。(m.k6uk.com手機閱讀)

    更重要一點,今天又是初一,凌若寒喝了不少酒,又是難熬的一夜。

    這一晚,越陽按摩格外賣力,從頭到后背到腳,全都細致按摩,凌若寒很過意不去,趴著說道“越陽,我向你道歉。”

    “替岳母?”越陽笑了。

    “是也不是吧。我知道他們會為難你,就該提前跟你一起參謀個禮物的。”凌若寒嘆息道。

    “哪怕我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也不會讓他們滿意。呵呵,看你眼皮都打架了,快點睡吧。”越陽笑道。

    “睡不著。”凌若寒嘴硬。

    “眼睛都紅了,還不承認,好吧,我勉為其難,拍著哄著。”

    “誰稀罕哪!”

    凌若寒咯咯笑著,拉過被子將臉蓋上,卻悄悄從里面伸出手,將越陽結實有力的胳膊抱住。

    這個場景,太熟悉了!外面的黑暗也擋不住越陽心頭的光芒萬丈,他輕聲笑問“那晚,你就這么抱著我胳膊,是不是在裝睡?”

    “哪晚?我都不記得啦!”

    “還裝,就是我抱著三叔那個壺回來。”越陽伸手戳著,凌若寒咯咯笑個不停,但今天體質弱,很快就咳嗽起來,越陽連忙拉開被子給她捶背。

    “這是我的家,咳咳,我愿意怎樣就怎樣。”凌若寒邊咳邊笑,越陽很想時光永遠靜止在這一刻,但實在不忍她強打精神跟自己說話。

    很快,凌若寒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已經睡著了。

    越陽卻沒有離開,而是走到了角落那個畫架前,是凌若寒的新作,山水瀑布的場景,空谷云霧,下面的水潭邊還有個小女孩兒戲水,有能打動人心的意境。

    那就是人人向往的恬淡生活。

    實話實說,能打八十分,凌若寒都是抽時間作畫,油彩厚薄不勻,這是頭一等的禁忌。

    拿起畫筆,越陽進行細致修改,也有完全覆蓋后重新繪制的。小女孩兒不再是孤獨一個人,多了個托著腮幫子看著她嘻嘻笑的男孩兒。

    原本有些沉悶的主調立刻變得靈動起來,越陽自我感覺良好,等放下畫筆時,天已經快亮了。

    按摩時間長,又熬夜作畫,手指出現有淤血,青黑色有點嚇人。

    打著哈欠回到隔壁臥室補個覺,剛進入夢鄉,就聽到凌若寒的驚呼。越陽一個激靈爬起來,迷糊糊就跑到了主臥室,看到凌若寒正坐在床上,吃驚地看著那幅油畫。

    越陽笑著將窗簾拉開,一縷陽光打在畫作上面,瀑布傾瀉而下,似乎有清涼的水珠濺到臉上,還能聽到水聲陣陣!

    “越陽,你畫的?”凌若寒詫異問道。

    “我隨便添了幾筆,看這個小女孩兒很孤獨,所以就給她添了個伴兒!”越陽輕描淡寫。

    “神來之筆啊,這幅畫已經活了。”凌若寒赤腳下床,想要觸碰,卻發現油彩還沒有完全干透,幽幽道“記得小時候,我體質比較弱,有一次暈倒在外面,把爸媽都給嚇暈了。”

    越陽一陣心酸,深情道“如果我當時在你身邊,一定是痛不欲生。”

    “呵呵,哪有那么慘。但是從那以后,我很多記憶都丟失了,在夢里卻總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還是小時候的樣子。”凌若寒輕聲道。

    “是不是旁邊還有個小男孩陪你?”

    凌若寒笑得更厲害了,眼睛完成絕美的弧度,搖頭道“應該沒有吧,反正我不記得。我出院后,媽媽還要照顧剛出生的小溪,我常常一個人玩兒,卻又不敢走出家門。所以,我青春期比較叛逆,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拿起畫筆,畫出來的卻是些山山水水。”

    越陽心里五味雜陳,那段記憶不要也罷,如今卻不知解除蝁蠱后,記憶是否又恢復過來。

    “想什么呢?”凌若寒笑吟吟問。

    “若寒,我覺得你這水平更那些大師也沒什么區別,不如拿到拍賣會上試試!”越陽勸說道。

    “不行不行,我水平有限,而且也不是專職畫家,只能自己欣賞,拿出去就要笑掉大牙了。”凌若寒連忙擺著小手。

    “車娜那里收集不少,油畫類比較少,而且以小幅為主,藝術家象征性拿來參加拍賣的。”越陽不肯罷休。

    凌若寒有些動心,從藝術角度講,作品能上拍賣會,也是很多人的夙愿。再說,經過越陽修飾的畫作,好像也能拿得出手。

    但轉念一想,自己又不當畫家,還要占用一個名額。

    “不合適吧。”凌若寒打了退堂鼓。

    “有我在,還怕流拍嗎?”越陽使勁拍著胸脯保證道。

    “怎么,你還想胡亂加價啊!越陽,我再次警告你,不要攪亂拍賣會秩序,我這幅畫,哪怕一分錢都沒人買,你也不許出價!”

    越陽笑呵呵將凌若寒指著自己鼻子的小手扒拉開,“這么說,你同意了?”

    又上當了!

    不等凌若寒反駁,越陽繼續勸說,不當畫家,但總要當企業家的,多些光環也是應該的。而且,此次拍賣不圖利,所得款項全部捐贈。

    是啊,還有慕容良作為參考。凌若寒又看向油畫,終于下了決心,苦笑道“好吧,多少算作慈善捐助,不要太少就好。”

    “好,我今天就交給車娜!”越陽興沖沖道。

    “還得起個名字啊!”凌若寒連忙制止。

    “這不是張口就來的嘛,天云之夢!”

    不由分說,越陽已經將油布從畫架上撤下來,凌若寒卻愣住了,這個名字……好像也是她心中所想。

    突然意識到油畫還沒干透,凌若寒急急追出去,“越陽,小心點兒,還沒干呢。”

    “大不了我再補就是。”

    看著風風火火的越陽,凌若寒啼笑皆非,直到腳下傳來涼意,才發現自己還沒有穿鞋,連忙踮著腳回去。

    上班的途中,越陽一直在計劃《天云之夢》的運作,該以多少起拍,又該在哪個環節出現等等。期間,白富明打來電話,請他過去一趟,越陽回復道“沒時間,忙著呢!”

    隨后將電話給掛了。

    “你也該有自己的社交圈,不能為了我這件小事拒絕朋友,再說拍賣會還有段時間呢!”凌若寒嗔道。

    “白富明!他找我,肯定都是麻煩,懶得理他!”

    白富明!

    提起這個人,凌若寒還是心里一顫,秀眉也緊緊蹙在一起,半晌才悶聲道“總該問問他想干什么。”

    “天大的事,都不如我老婆要緊。小寒,別怕,現在咱不怕還不上大業的錢,這種人少打交道的好。如果白富明有急事,他可以來辦公室找我!”越陽傲氣道。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