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三十一章:野獸圍攻

    四次!

    高方白和肖甲兩人面面相覷,按照莫普的說法,用了四次,這人不就死了?

    “你,你沒開玩笑吧,用了四次,還能活著嗎?”林歌兒也是不敢相信,如果秦司墨他親爹已經死了,他們進來找誰啊?

    “我沒說錯,就是四次,一次是帶著自己的孩子逃亡,出了幽冥,一次回來,還有一次……”莫普的聲音啞了許多,“還有一次,為了保護我和師父。(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你師父,誰啊?”

    “軒轅清,他是我的義父,也是我師父。

    當年,師父已經是在彌留之際,那些人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我師父的血,打開了幽冥之界,進行大肆屠殺。

    那個時候,師兄的孩子已經被送走了,師兄沒有后顧之憂,但是他們抓到了我,威脅師兄,師父為了保護我,犧牲了。”

    空氣突然安靜,沒有人說話,不知道說些什么,這樣的氛圍太過壓抑。

    “那,不也是才用了三次機會嗎,第四次從哪來的。”

    良久……高方白摸摸鼻子問道。

    莫普深深地看了秦司墨一眼,“還有一次,在出逃的時候,給了他的孩子,也就是你。”

    秦司墨瞳孔一縮,還沒來得及答話,莫普又道,“你的父親擔心你將來不知真相,遇到危險無法保護自己。于是,把他自己的一次機會給了你。”

    “這種東西還能送人?”林歌兒心里震撼,同時又有些匪夷所思。

    不過,對于這個未曾謀面的公公,心里還是很感動的,當年把自己的孩子丟下,想來也不是他愿意的,那是情況特殊,想讓自己的孩子活下去,也只有這一個辦法。

    莫普皺了皺眉,似乎覺得林歌兒這個問題問的有些可笑,“為何不能?秦王那個時候還在襁褓之中,十分弱小,為了保住他的命,師兄將自己的心頭血喂給了他,若不是因為這樣,師兄開啟幽冥之界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他的師兄軒轅清一直都是神一樣的存在,不論是學什么,都很快,而且只要上手,那便是十分精通。

    醫術如此,武術也是一樣,就連那些朝堂上的手段,他都十分精通。

    一直以來,他最敬重的就是這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師兄,正因為他的天賦極佳,隨意開啟幽冥之界并不像其他軒轅氏的人一樣那么費力。

    若不是因為把心頭血分給了自己的兒子,又和敵人作戰,幫助他逃脫,師兄想要出這幽冥之界是十分容易的,甚至這天下,只要他想要,都是唾手可奪。

    只是現在……

    一看到眼前這衰敗的景象,莫普那雙發亮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

    林歌兒抿著唇,正想上前寬慰莫普兩句,忽然聽到空中的一聲吼。

    “怎么了?”

    高方白和肖甲一下子警惕起來,拔出手中的劍,準備防御。

    “剛才那是什么聲音?”

    “從哪里傳來的,是野獸的聲音!”

    肖甲對這聲音不陌生,這幾天以來,跟著自己的主子,對于林中野獸的吼叫也算是熟悉了。

    “這是獅子?老虎?”

    那叫聲此起彼伏,回蕩在上空,久久不散。

    “這里不只一頭野獸,師父,你可有辦法?”高方白看向莫普。

    他跟著莫普學習過一段時間,也學會了一些御獸的本事,但是碰到這樣的大型動物,他那點本事,根本就不夠看。

    莫普無奈的搖頭否認,“我說過,我只能控制竹林的那些獸類,其他地方的,我沒辦法。”

    他畢竟不是軒轅氏的人,雖然跟著自己的師父學過一些,但精通談不上。

    竹林中的那些,也是因為跟那些獸類長期生活在一起,所以它們才聽他的話而已。

    “離得越來越近了。”

    高方白緊皺著眉,剛剛還只是從一個方向傳來獸叫,現在是四面八方都有。

    “主子,屬下去看看。”

    肖甲說完,就要運起輕功查看,但被一道氣力擋了下來。

    “主子?”

    肖甲不明所以得看著秦司墨,不明白他的意思。

    “把劍放下,它們沒有惡意。”

    秦司墨擋下了肖甲,又對著高方白道。

    高方白可聽不出來這些個野獸有沒有惡意,只是這一聲聲吼叫的確聽得人心發顫。

    但秦司墨都讓他放下劍了,他還是聽從了他的話。

    只是一張俊臉仍舊繃著,沒有了平時嬉皮笑臉的樣子,這樣的高方白身上竟有一股禁欲的氣息,竟跟秦司墨如出一轍。

    待那些野獸都靠近了,被包圍的幾人這才看清他們現在所處的形勢。

    林歌兒心中忍不住震撼,他們是來到了原始森林了嗎?

    為什么這里的野獸都那么大,那老虎,還有那獅子,比平時大了一倍不止。

    而且,在這些大型動物中間,時不時的,還有幾只小動物,小昆蟲。

    那野雞是從來沒見過的,因為它們長了翅膀,明顯是能飛起來的。

    能飛的雞?

    還有離開了水在陸地上行走的魚?

    簡直顛覆了人類的三觀。

    難道以前的確存在這樣的生物,只不過在歷史的長河中慢慢的淘汰了?滅絕了?

    林歌兒還沒從自己天馬行空的思緒中走出來,忽然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推了一下。

    “怎么了?”

    她看著那個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自己身邊的高方白,疑惑問道。

    “你說,你相公說的對嗎?這些野獸真得不會傷害我們?”

    雖然,那些獸類靠近他們周圍時的確停下來了,但是并不代表它們不危險啊,要知道,這個距離,如果這些野獸中的哪一個突然發起進攻,那是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就會遭到攻擊的。

    林歌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隨后將目光放在那個偉岸俊挺的身姿之上。

    “我相信他,他說不會有危險就絕對不會有。”

    高方白沉默著,沒有說話,只是保護在林歌兒一側,說是那樣說,但該有的警惕之心不能少。

    忽然,那群野獸中看似領導第位的一頭狼發出一聲嘶吼,響徹云霄。

    高方白整個人頓時緊繃了身子,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它,不放過它的任何一個舉動。

    肖甲也以為這頭黑狼要做什么,頓時拔出劍就要上前搏斗。

    不想這時,秦司墨開口了。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