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章 我與林中飛

    筆直向上的一排藤蔓無比翠綠,可前后都有緊握的拳頭打來,且帶有火光。(www.753232.buzz)一瞬,在滕蔓承受了它不該承受的沖擊時,近乎被燒焦,可其中的木行之力令夏蕭拳上的火焰近乎和王陵持平。

    因為使用的時間長,夏蕭得以恰到好處的控制風,助長火焰。因此,即便王陵的元氣比他強一些,此時也只是令夏蕭腳步后退。

    腳掌停在一塊翹起的青磚前,看著身前的火焰逐漸熄滅。如果他能直接用木行元氣增長火焰的強橫,肯定能發揮出更強的力量,可那等程度的調運元氣他還做不到。

    腳步前跨,身形如刀,撕開火焰。王陵一拳轟出,夏蕭接住時蹲身一記掃堂腿,火弧極寬,其后便是雙拳齊出。

    火光在空中舞動,如手綁絲帶的舞女,步伐每一次轉動都令火焰在空中飛舞。

    對拳,火星落了一地,將青磚燒出無數塊黑疤。

    夏蕭處于被動,可即便王陵的元氣比他強,能運用風的夏蕭也能暫時令其找不到自己的破綻。

    王陵下手極狠,正如他的名字。可即便夏蕭被殺死,也入不了王陵墓中,他又不是皇室的人。真不知那南商帝王是如何想的,既然取這樣的名字?

    眼中寒光皆被火焰吞并,熾熱的溫度有些烤人,王陵手掌拍地,火焰沿地而來,如兇猛毒蛇。若是比火焰的溫度,夏蕭是不怕王陵的,他一拳轟地,當即有熔漿沸騰。

    “他擁有的,是完整的火行?”

    不遠處的蘇歡震驚,木行中有風和雷電,火行中也有火焰和熔漿等物。夏蕭擁有著完整的木行,此時的火行既然也是完整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越來越多的學子注意到這等事,皆驚得合不攏嘴,夏蕭即便實力在他們中算是最弱。可因為擁有著完整的火行和木行,已超乎很多人,起碼金行和土行的人奈他不何。這等特殊存在,已將夏蕭推到一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高度。

    此次戰斗后,估計識相的人都不會再找夏蕭麻煩。即便南商帝國對大夏王朝戰意極深,前者也不敢對后者明目張膽的下手。

    而在熔漿攔截火焰,滋起一道白煙時,火焰那頭的王陵同樣難以置信,臉上甚至有些慌張。現在的夏蕭打不敗他,可不代表以后的夏蕭也不能拿他怎樣,可此時之事如覆出之水,難收!既然如此,也只有硬著頭皮打下去,王陵可不是認輸,不過也只剩三分鐘了!

    踏著火焰,王陵一步百米,滯空而行。夏蕭看著他極快而來,手臂插入地中,用力揚起一道熔漿。這些猶如水花的點點熔漿在空中撒出一個弧度,飄起蒸騰熱氣,扭曲空間。而在王陵的火焰護盾下,它們雖近不了身,可令其速度減緩。

    落地,王陵發起極快攻勢,雙拳如陵墓中饑餓的蛇,不斷朝其胸口而來,想咬下夏蕭的一塊肉。的對碰攜帶著超凡的元氣,令其更加精彩,四百人目不轉睛。

    火焰的戰斗總是最迅捷的,每一拳的份量也極重,可他們的戰斗不會僅限于此。

    各自退后百米,站在廣場兩側,這青磚大多翻出盡毀,破碎的灑在各處。

    擦掉嘴角的血,夏蕭雙眉緊鎖,王陵的元氣的確渾厚,可這場戰斗,也快結束了。

    蓬——

    夏蕭眼中,王陵背后張開雙翼,猶如火龍翅膀的縮小般。而在他煽動著龍翼飛起時,許多人一陣羨慕,毫不掩蓋。

    做了人類想成仙,坐在地上想上天。無數人都有飛天夢,可要想做到這點,要么和有翅膀的荒獸簽署靈契,要么找能掌握風的荒獸。這世界荒獸不少,可簽署靈契本就是難事,更難以實現所有嚴苛的要求,因此很多人別了飛天夢。

    當然,除了如上兩種,也可以單純用元氣將自己托離地面。可那等艱難,得到尊境參天,但能走到那一步的人,少之又少!

    見眾人目光,王陵一陣竊喜。即便夏蕭展現出完整的火行和木行,自己也算扳回一局。可有翅膀的,豈有他一人不成?

    右眼火光消散,夏蕭身上的火焰也逐漸熄滅,四周有風起,拖起他的身體,而在他結印時,一對樹葉而成的翅膀張開。這翅膀看起來少了些霸氣,可足夠寬廣,速度也夠快,且有狂風追隨。

    高空中,句芒抓住被甩開的禍斗,瞥了眼夏蕭方向。

    “用我的翅膀盡情的飛吧!”

    咧嘴,句芒陽光一笑,抓住下墜的禍斗,將其扔向火龍。

    “狗東西,敢用尾巴拍老子?”

    禍斗抓住火龍的尾巴,等四爪徹底刺進去,才開始啃咬。火龍燃著的尾巴恐怕是保不住了,垂涎即是熔漿的禍斗,能將其咬斷。

    “夏蕭也飛起來了!”

    這是夏蕭第一次試著運用句芒的翅膀,感覺有些奇妙。因為能控制風,他身體輕盈,有種格外自由的感覺。背后的一扇羽翼令其仿佛能日行萬里,可惜現在沒多余的時間去感受。

    身體倒飛百米,在林中穿行。眼前王陵的眼神已出賣他的內心,今天,他輸了!沒能讓夏蕭出糗,倒被搬起的石頭狠狠砸了自己的腳。

    后背砸在樹上,人沒事,樹倒斷了。

    “你拯救不了大夏!”

    顴骨被重擊時,當即燙傷,冒起水泡。現在夏蕭主要運用的是木行之力,根本經受不住熾熱的溫度,險些暈闕。

    模糊的視野逐漸清晰,夏蕭猛地翻身,以風以雷電令王陵落地。在其下墜時,夏蕭往高空飛,帶起觸目驚心的狂風雷電。

    “你也毀滅不了!”

    喝聲后,夏蕭雙目攀上電芒,緊接雷電下劈。

    王陵先前扇動雙翼,已制動停下,只是胸口還有些微麻。見夏蕭已至眼前,他以最快的反應速度扭轉身體,朝一側而去,可落在地面的雷電四射,凡是被一根小小的靜電追上,都會被電到。

    龍翼如火,但還是被雷電抓住。

    一聲痛呼后,王陵落地,緊接朝自己而來的,是夏蕭緊握的硬拳。渾身的麻痹難以擺脫,王陵面孔倔強,膝蓋彎曲時,一腳踢在夏蕭腹部,令其后退。

    隨意抓了把土,王陵很快緩了過來,在他準備再次進攻時,鈴聲已響。那聲音微弱,可極為清脆。

    瞪著夏蕭,王陵的火行元氣正狂躁,令其怒氣沖沖的咒罵:

    “等走首教會離開你大夏,便是你家破人亡的時候,我要讓你舔著我的靴子哀求!”

    “你太小看大夏了!”

    夏蕭聲音冰冷,估計等王陵全家都入了王陵墓地,他大夏也不會有事。

    “走著瞧!”

    王陵扇著龍翼離開,夏蕭雖和他隔了些距離,可也一起朝廣場而去。飛行期間,夏蕭覺得飛的感覺還不錯,等今天上完課,他定要好好飛幾圈,就在這林中飛。曉冉能飛,舒霜應該也行。兩人在清新的林中飛舞,想必又是一番美好景象。

    “回來了!”

    雖說已上課,可無人離開。見到夏蕭時,眾人不禁驚訝,能站著回來已是不錯,沒想還飛著,夠強!

    夏蕭其實很狼狽,衣袍破裂,臉上烏黑一塊。可真正狼狽的,還是從高空飛下的火龍。火龍胸口開了花,血肉齊綻,尾巴也少了一截,這可是一輩子的恥辱。反觀句芒和禍斗,雖然身上的裂痕也深可見骨,可怎么也沒少了半截尾巴那么慘。

    落在地上,夏蕭元氣已耗盡。他雙手結印,在句芒回去時,禍斗依舊瞪著王陵。后者的火龍已回到契約空間,他現在只能瞪著他。

    “禍斗!”

    夏蕭提醒時,舒霜將其扶著,可禍斗一陣狂吠,聲音如火山噴發般駭人。

    “狗東西,別讓老子再看到你,不然把你頭啃掉!”

    “禍斗!”

    夏蕭厲聲,禍斗才站到撕裂的契約空間前,可沒好氣的罵了句。

    “叫叫叫,叫你媽!”

    說完,這大狗才跳進契約空間。

    夏蕭無奈,可也習慣。但這等暴脾氣,令很多學子大開眼界,他們雖見過不少擁有神智的契約獸,可誰敢罵靈契主體?是因為他們見到的契約獸太低級,不會說話?還是這禍斗的脾氣確實大?

    “夠厲害!”

    蘇歡和姒清靈由衷贊嘆,姒寧更是佩服。正因為如此,場面才尷尬起來。大夏這邊的人一個個都挺胸抬頭,南商那邊倒收斂起來,不敢說話。王陵和夏蕭勝負未分,繼續下去肯定是前者贏,可夏蕭打出氣勢,嶄露足夠的天賦,這便足矣!

    射列國和南國的皇室小輩各動心思,夏蕭這般厲害,和傳聞中的沒有出入。看來他們得送封信回去,說盟約必須繼續……

    “回去上課哦——”

    胡不歸坐在房頂,吆喝一聲,眾人才逐漸離開。但今天中午吃飯時,又有話題聊了。

    見小輩們熙熙攘攘的回去,胡不歸獨自一人看破碎不堪的廣場和一旁歪七扭八倒著樹木的森林。老臉上不怒反喜,甚至露出一絲欣慰的笑,都是些好苗子啊!

    揮手,元氣涌現,催動了符陣,隨后廣場森林,一瞬恢復如初,無半條新生裂痕。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