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上門來

    劉宗敏絲毫不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而后突然發力,如撞墻一般,將面前的人撞倒一大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那些人被劉宗敏撞倒在地,自覺失了面子,都是叫著找死,打死他,但是卻沒有一個敢真的上前來打。

    羅羅們可以不上前,但是作為山寨當家的人,卻是不能不站出來說話。

    這時,山寨的二當家,名字喚作馬金寶的人站了出來,對劉宗敏呵斥道:“你這混帳,找死。”

    話音一落,馬金寶高舉砍刀,向那劉宗敏殺去。

    劉宗敏此時赤手空拳,自是不能硬碰,不住的側身躲避,不時還借助空隙,對馬金寶出拳反擊。

    一眾羅羅見馬金寶帶頭,膽氣上涌,也是火氣上來了,紛紛加入進去。

    不過老話說得好,刀槍無眼。

    馬金寶砍刀虎虎生風,羅羅們擔心會誤傷到自己,也是不敢靠得太近,本是想要加入進去,最后卻是變成了在邊上加油助威。

    兩人打得龍騰虎躍,把忠義堂里面的桌椅板凳是不知打壞多少,

    但是馬金寶縱然有刀在手,卻還是不能戰勝劉宗敏,甚至還略處下風。

    這讓所有人都是驚奇,都沒想到劉宗敏會這么厲害,要知道劉宗敏可是赤手空拳啊。

    “住手。“

    陳麻子見自己手下第一金牌打手馬金寶,仗著砍刀在手,卻是奈何不得一個赤手空拳的劉宗敏,心中不快,同時也對劉宗敏暗暗咂舌。

    震驚過后,陳麻子很是感覺失了顏面,喝令一聲,讓他們住手。

    “呸。”

    馬金寶不服,朝劉宗敏在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憤憤說道:“你小子別得意,我們走著瞧。”

    劉宗敏自是不懼他的威脅,剛才要不是劉宗敏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想鬧出人命,要不然,他馬金寶也活不了。

    而后,陳麻子讓劉宗敏上前幾步,問道:“你是哪里人士?又為何想要上山落草?”

    劉宗敏抱拳回道:“我乃榆林河邊鎮劉家村人,被官府逼催稅賦,逃了出來,流落米脂多年,聽聞陳爺仁義無雙,特來投奔,還請陳爺收留。”

    陳麻子冷笑一聲,道:“聽你這口音,不像是榆林人啊。”

    劉宗敏臉不紅,心不跳,道:“在下流離家鄉十幾年,到了米脂,口音自會變。”

    陳麻子目光炯炯的看著劉宗敏,好似要看穿劉宗敏的內心

    劉宗敏絲毫不懼,與之對視。

    也不知是劉宗敏表現的太過冷靜,還是陳麻子道行不夠,陳麻子看了半天,竟是沒有看出端倪來。

    不過通過一番查看,陳麻子看出劉宗敏身上必定是有人命的,要不然,身上不會有那股子氣勢。

    雖然劉宗敏的話極有可能是假的,但是這對于他們這些落草的人來說,隱瞞出身,這也是司空見慣,畢竟他們也怕以后出了事,會連累到家中親人。

    所以對于劉宗敏是哪里人,為何話里有假,陳麻子也沒有太過關注。

    “你要投奔我,我為何要收留你?”

    這時候其實陳麻子心里也在為難,劉宗敏一身本事,這誰都看得出來,但是這樣的人一旦真的收留了,壓得住他,那自然是自己得力助手。

    但如果壓不住他,那就是禍患,遲早自己的位置也要被他搶去。

    除此之外,他倒不擔心劉宗敏是官府派來的奸細。

    因為他自從在這里落草以來,官府除了開始的時候還關注一下,見不好打,又沒什么油水,他們理都不理,連衛所兵都懶的派來,

    這幾年陜西不是大旱,就是大澇,占山為王,落草為寇的人更加是與日俱增,官府就更加沒空搭理了。

    劉宗敏自然是早有腹稿,答道:“只要陳爺收留我,憑著我的本事,我一定可以給陳爺打下一片山頭,讓陳爺在米脂稱王稱霸。”

    “你倒是口氣不小。”

    陳麻子對于劉宗敏的話,自然是動心,但是越動心,越不敢輕易答應,因為如果劉宗敏真的這么大的本事,那他以后還能管得住劉宗敏嗎?

    權衡一會,陳麻子說道:“我平生最是看不慣吹牛打屁的人,你走吧,我陳家寨容不下你。”

    劉宗敏微微一笑,道:“陳爺沒有用我,如何知道我是在說大話?”

    陳麻子一時語塞。

    這時候,陳麻子的手下人也是看出來了,心說估計大當家是怕這劉宗敏上了山,會搶了他的位置,

    想到這里,手下羅羅都是對陳麻子眼中一陣鄙視。

    盡管他們也看不慣劉宗敏,但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劉宗敏的本事。

    見手下人一個個的用古怪眼神看著自己,陳麻子不由得是下不來臺。

    恰在這時,只聽得一陣銅鑼聲驟響,陳麻子及堂中一眾羅羅都是臉上震驚。

    這銅鑼聲響,說明有人上山來攻打寨子了,要不然,這銅鑼是不能隨便敲的。

    果然,一個羅羅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對陳麻子稟報道:“大當家,不好了,有人突然打上山了,還殺了我們山下的好幾個弟兄。”

    陳麻子大驚,“什么,你們干什么吃的,打上門來了現在才知道,飯桶。”

    說完,陳麻子帶著眾人,大步出去,劉宗敏自是也跟在后面。

    到了寨墻,只見來人只有二十多人,陳麻子看了,不禁是松了一口氣,還以為來了多少人呢。

    不過又見他們雖然是只有二十多人,但卻個個手持刀斧利刃,沒有一個空手的。

    那當然,打下過艾家莊園的人,賊不走空,那能有空手的嗎?

    不錯,來人正是那張九言。

    陳麻子眉頭皺了皺,喝道:“你們是什么人?敢來我陳家寨撒野,可是活得不耐煩了?”

    張九言不屑一顧,站在一箭之地,將手中的一把大刀插在地上,扯著嗓子挑釁道:

    “我乃米脂第一好漢張九言,而今看上了你這寶地,乖乖讓出來,要不然,寨破之日,雞犬不留。”

    “霍。”

    這真是人的名,樹的影,張九言把名字一報,寨墻上頓時一陣騷動,羅羅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