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四十一章 那個男人

    “修,出事了……”電話還沒掛斷,凱文就不得不回頭,將收到的消息告訴嚴驄。(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哇!!不是吧——”

    “絕密啊,這么大的驚喜!”

    “我的天!今日份最勁爆內幕在我們學校發生了!!”

    “嗷嗷嗷嗷簡直帥呆了!”

    “他倆果然才是官配,這對我還能磕一下!”

    “這個負心漢來干嘛?又來騷擾我們學姐?”

    “太太太太甜了,我可以!!”

    “我說你們女生就是無腦看顏,他什么東西你們不知道嗎?”

    “關你什么事?人家有顏有錢不用奮斗,你有嗎?你能嗎?”

    “……”

    沒來得及說更多的話,禮堂里驟然響起驚天的尖叫,已經將凱文要說的,全都呈現出來。

    嚴驄即刻起身走到樓臺邊往下看,觀眾席烏泱泱的人群全都站起來往前攢動。

    舞臺已經陸續從后臺而下的演講嘉賓已經所剩無多。余卿卿禮貌謙卑地讓其他人先下臺,她則落在了最后面。

    而這些都不是關鍵。

    完了。

    凱文冷汗涔涔,不敢轉頭看嚴驄的表情。他的眼睛死死盯著側面的后臺入口,手捧著一大束潔白花束的男人。

    余卿卿還在陪下臺的前輩小聲說話。前輩夸她有魄力有膽識,她邊謙遜邊時而叮囑前輩注意臺階。

    是觀眾席的尖叫,讓他們發覺不對勁的地方。

    余卿卿和前輩同時回頭看了眼觀眾席,臺下的師生都震驚激動地看著舞臺,他們才轉回頭去。

    這一看之下,才發現前面已經下到后臺的演講嘉賓,都紛紛擠在狹窄的出口望著自己。

    而打頭的,就是比余卿卿前幾個下去的簡遠。

    因為在后臺臺階口,一個不該出現在這里的男人,正溫柔地笑望著她。

    觸到余卿卿的目光,男人眸中的溫柔更勝。他腳下踱了兩步,卻又停住了。不知道是礙于旁人的眼神,還是怕余卿卿,沒再敢往前走。

    “悠悠。”

    男人的聲音很小,幾乎至他周圍的人都聽不清。余卿卿卻從他的口型,輕易就辨認出來。

    余卿卿皺眉,雙手瞬間握緊成拳。但因為周遭人的目光,和整個禮堂人流涌動的環境,讓她無法本能地做出逃跑的動作。

    她定定地站在原處,頭不受控制地往下低,看向地面。

    他的身體好了?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他來這里想做什么?

    腦子混亂地晃過很多疑惑,根本無法好好地思考接下去該怎么辦。

    魏陶和寧溪坤本來都已經起身往后臺的方向走了,聽見學生的尖叫,又折了回來。

    看到舞臺的一幕,魏陶差點氣得背過氣去。

    這個混蛋玩意,她沒找他不痛快就算了,竟然敢主動跑到卿卿面前瞎晃悠。這特么難道不是來找削?

    “小溪坤,抱好。”將早已醒來,正在吃水果軟糖而乖巧趴在媽咪懷里的漫漫一把塞進寧溪坤懷里,魏陶提起裙子就往后臺方向跑。

    寧溪坤還一臉茫然地看著臺,懷里就多了個奶娃娃。看著魏陶急速而去的背影,寧溪坤也不敢瞎耽擱,趕緊拔腿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舞臺邊的情形所有人有目共睹。余卿卿只覺得前有利刃后有鋒芒,前后夾擊,讓她進退維谷。

    嚴驄咬緊下頜角,眼睛一眨都不敢眨。生怕在那毫厘間,會發生他再也無法挽回的事。

    “盡快疏散師生。”

    凱文聽見嚴驄的聲音,夾著前所未有的恐慌。他轉頭看了嚴驄一眼,在嚴驄猶自鎮定的表情中,他看到了一抹明顯的慌亂。

    這是這么多年,除了面對那個姑娘時,從未出現過的真情實感。

    可是凱文不敢細究,他已經失誤過一次了。之后的事,不允許他在出現差錯。

    就算是為了兄弟的幸福,他也該拼。

    轉身去的那一刻,凱文似乎還看到,緩緩落下的帷幕,掩藏去了光潔的舞臺反光,映射出兩個依偎的模糊身影。

    他不敢深想。

    維持秩序的執勤學生來得很快,雖然他們也有一顆八卦心,但領導交代的任務,不能不執行。

    將其余的演講嘉賓紛紛請下舞臺,緩緩落下的帷幕中只留了兩個人。

    而看著這一切發生而無能為力阻止的嚴驄,只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板直沖腦門,讓他整個身體冷得凍結。他甚至都能聽到,牙齒打架的聲音。

    看著那勻速而下的幕布,恍惚就昭示著,他與余卿卿之間,就此落幕。

    腳下像是生根,扎進了他此時所站的地。心里的希望火苗愈來愈微弱,而心臟的跳動卻愈來愈劇烈。

    恐懼,憂慮,彷徨,心如死灰。

    他不敢去,不敢去拉開幕布看個究竟。想象中著那些令他窒息的畫面,讓他的腳一步也挪不動。

    好不容易才豎起來的信念,在那個男人出現時,頃刻崩塌。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