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99章 螳螂 VS黃雀?(3更 謝謝大家的月票推薦票么么)

    能讓墨亦宏這時候出府門的,除了那個神秘人,再無旁人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自然,知曉墨亦宏出府的,也沒幾個,府上必是有一番安排,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出府了。

    城中鬧市喧囂中,一輛馬車停在拐角一側,這里,人來人往,時常有馬車經過,旁人也不會多加留意。

    人聲鼎沸,便是高手,也難聽出這馬車之內的聲音。

    馬車內,沒有一點光線,伸手不見五指,兩人對立而坐,對方去而復返,墨亦宏心中略有些亂。

    “怎么回事?都死了還沒探出一點蛛絲馬跡?”聲音有些沉,帶了幾分厲色。

    墨亦宏低著頭,雖然什么也看不到,可就是能想象對方此刻的目色是什么樣子的,手緊了緊落在雙腿上有些冒汗。

    “沒有!”

    “沒有?玲瓏的人,沒出現?”

    “沒!”

    “你那夫人究竟怎么死的?難道,僅憑那丫頭就有這等本事?”似是不信,聽的消息,他快馬加鞭趕回京都,沒想到,一無所獲。

    這些年,他這相爺當的太安穩了,辦事也不如從前了嗎?

    “是那丫頭殺的,用毒但是,不知詳情!”說到這,墨亦宏也是一肚子的窩囊氣,因為這個,墨家與建王的婚事八成生變。

    這也就算了了,皇帝的算計落空,必會有大動作,可惜,皇帝現在不像從前信任他了,怕是有什么想法也不會再交給他辦,他也不能第一時間籌謀了。

    用毒!黑暗中,那人沉默了片刻,隨即一聲冷哼,“到是學了一身好本事,必須盡快找出那些人,給你兩個月的時間,朝中的事暫時不用理會了,若是兩月之后,還找不到,殺之!不計代價也要殺了她。”

    為何?那藏兵圖呢?如果找不到那些人,那丫頭可就是唯一線索。

    “好!”一肚子疑惑,卻不敢多問,這是第一次,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這么強烈的不滿和怒氣。

    “我會盡快,在兩月之后趕回來,不管京都發生什么,記住,頭等大事,就是找到那些人!我會給你留些人,我走之后,馬車中會有聯絡方式,這些人,切記不能輕易用,除非有那些人的線索。”

    “若是找到了,怎么處理!”不想用對方的,可他知道,會有用的時候,因為,這人留下的人,絕非一般人。

    “殺!一個不留,所以,一定要弄清楚,不能出任何紕漏。”

    殺?不是為了找到他們,從他們身上獲取紫家之秘?如果殺了,那藏兵圖怎么辦?這么多年,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究竟為了什么?

    “不該你想的不要想,不該你做的不要做,我可以讓你當上這相爺,也可以讓你萬劫不復,別試圖擺脫主子!”

    墨亦宏暗暗一笑,擺脫?他口中的主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他至今都不知道,如何擺脫?總會有機會見到吧,他預感,哪一天,不會太遠了。

    就好像,所有的面紗,都有揭開的一天,藏兵圖問世,加上什么紫家人,他就不信,那位主子當真還能不出現。

    他若不在意這些,這位使者怎會這么大的火氣。

    哈哈哈哈,誰能想到,堂堂墨家,這么光鮮亮麗的貴門,朝中相爺,后宮皇后,這樣的家門,竟是別人棋盤上的棋子。

    馬車內的氣息突然變了,那股壓迫感消失了,墨亦宏知道,那人走了。

    墨家當初踏上這條路,便應該想到有今天,這世上,沒有不需要付出代價的便宜。

    有一天,當一切真相揭開,或許別人會笑話他,只是世人不知,這世上,會有那么厲害的存在,大夏之所有能有今天的大夏,都是剛才使者背后的主子一手謀劃的。

    多可笑,那才是真正下棋的高手,執子定天下,皇上啊!您若知道,當年你所有的算計,都不過是有人順水推舟罷,該是什么表情。

    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那人究竟想要什么,江山?權勢?還是什么?真的看不懂啊。

    甚至,他根本不知道,那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背后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就好像,沒有他辦不到的事。

    他從未見過他,只隔著一片竹林,隱約聽過他的聲音。

    他說,金漢長久不了,想要朝代更替依然顯赫,我可以幫你!

    “老爺!”馬車外,一聲老爺,讓墨亦宏驚醒了幾分。

    “回府!”多想五意,已經到了今天這田地,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走,再厲害的人,也終究只是個人。

    墨家能有今時今日,雖離不開那人的幫助,可他自己多年的經營難道就真的沒有半點功勞?

    墨亦宏默默說服自己,告訴自己,對強者,可以敬畏,卻不能真的畏懼,否則,墨家真的永遠擺脫不了,徹底淪為別人手中的一枚子。

    現在,墨家雖然看似是一枚子,可這枚子有足夠力量的時候,下棋者動子也的三思而行。

    若是他能得到秘宮人的線索,他手中,是不是也能多謝籌碼?

    墨家

    正如林霜語所料,葵婆子用藥密了看門的人,憑著自己會點功夫,廢了一番功夫才將那翠嬤嬤帶走,沒敢走遠,帶這個婆子,也沒打算走遠。

    她怕墨亦宏將成姬的嬤嬤關起來,也是為了秘宮人,怕對方捷足先登,到時候再把這嬤嬤殺了,她就真是什么都撈不到了。

    剛才門口的那一幕,她可是看的清楚,那林霜語厲害啊!自己的伎倆當真瞞過那小丫頭了?她也不敢肯定了,加上,那丫頭身邊,還有這么厲害的小丫頭伺候著,越想越覺得自己恐怕早就露餡了。

    所以當機立斷,能探到秘宮人的消息也好。

    葵婆子用了藥,所以翠嬤嬤才這么乖的跟了來,要說,這葵婆子用毒的本事,還真是有兩下子。

    墨府正在辦喪事,找了個堆放雜物的小間,葵婆子在翠嬤嬤鼻下彈了點藥粉,翠嬤嬤立刻睜開了眼。

    “別想喊,你出不了聲,別白費力氣了,你若告訴我怎么聯絡秘宮人,我便不殺你,否則讓你生不如死。”

    翠嬤嬤驚恐看著眼前的老婆子,就像對方說的一樣,她根本說不了話,這房間也不是原來的房間秘宮人,她怎么知道秘宮人,連相爺都不知道。

    哈哈,想要從她這問到秘宮人的事沒門!

    反正,公主已經去了,她這老婆子活著也沒意思,殺不了林霜語,她就是個廢物,不如去地下伺候公主。

    “不說?沒關系,在墨亦宏找來之前,我會讓受盡折磨”

    葵婆子拿出個小瓶子,扒開瓶塞,“聞到沒,這個香味啊,毒蟻蜘蛛蜈蚣之類的小毒物最是喜歡了,哦,蛇也喜歡,我若是第一點在你嘴里,很快,這周圍的這些小家伙都會爬過來聽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了嗎?”

    翠嬤嬤臉色慘白,她相信,這婆子不是在糊她,她當真聽到聲音了

    她自認為,在宮中,見識過各種手段,可此刻,還是嚇的渾身發抖,死她不怕,因為她知道,這時候,有很多比死還讓人恐懼的事。

    “再想可就來不及了,這些東西,老婆子我是喜歡的,你呢?”

    翠嬤嬤渾身無力,想跑跑不了,想喊喊不出,想自盡都不成,這雜物房,陰暗潮濕,這些東西多的是。

    很快,她便看到了,幾條蜈蚣在她腳邊爬過,沖著那老婆子的方向還有蛇

    翠嬤嬤再硬氣,看到這些,也嚇的魂不守舍,不停的點頭。

    葵婆子滿意的笑了笑,笑的幾分陰森,手一揚,灑了些白色粉末,那些東西立刻就散去了。

    葵婆婆將小瓶子蓋好,緩慢的蹲下身子,“別想刷花招,老婆子身上,還有比剛才更好用的,保證你沒見過,好了,可以說話了,說吧。”

    “公主的床頭,有個暗格,格子里,有個竹筒,只要將竹筒里的香點燃,不出半個時辰,秘宮人就會出現”

    “不錯在這等著,我去去就來,若你說的對,那便好,若記錯了,老婆子也會讓你記起來。”

    葵婆子起身,“先讓剛才那些小家伙陪你一會!”說完,在翠嬤嬤周圍灑了白色粉末,又在外圈滴了一點那個小瓶子里的東西。

    瞬間,屋子里爬滿各種小可愛!

    “仔仔細細找,每一個角落都找仔細了,一定還在府中。”

    是墨渲的聲音,看來是發現人不見了,葵婆子剛出了屋子,聽的動靜,連忙躲了起來,心里暗罵,發現的真快,她的趕緊去那成姬的屋子里找了東西離開。

    墨家她到是還有辦法躲一躲,那小丫頭若是沒糊弄住回來了那就麻煩了。

    那嬤嬤說的真假,她也不能百分百確定,可剛才,那嬤嬤是真嚇到了,應該不敢說謊。

    “這邊,這邊搜搜!”

    葵婆子暗中看了一眼剛離開的屋子,暗罵了一句,算了,反正也下了藥,活不了多久,她若得不到,被人也休想得到。

    成姬怕是誰也沒告訴!

    可是,葵婆子怎么也沒想到,成姬連翠嬤嬤都沒全說,沒錯,那香都是成姬給翠嬤嬤讓她點的。

    當葵婆子費盡心機摸到成姬房中,按著翠嬤嬤的提示找到東西打開的時候,一雙手瞬間就黑了。

    自己就是玩毒的,能不知道是啥嗎?

    “該死的!絕命散。”

    這種毒,是烈性毒,當場斃命的多,要不是葵婆子自己擅毒,常年以毒為伍,多少對毒有些抵抗能力,急忙將東西丟在床上,在身上找解藥。

    雖說不能全解,多少能暫時穩住不至于丟了命。

    看著葵婆子服了藥,小雙聽著外頭的動靜,不再看戲,將穿上的東西用枕巾包上,沖著剛服下藥一臉呆愕的葵婆子脖子上就是一掌。

    讓你耍我!

    帶著人直接離開。

    等到墨渲沖進成姬的屋子時,空空如也,那床頭暗格打開著,什么東西都沒了。

    墨渲起的一拳落在床梁上,一句話沒說,翻身急跑去墨亦宏的書房,此時,墨亦宏剛回來一回,才知道翠嬤嬤不見了,正急等著消息。

    聽的墨渲的話,當場就變了顏色,墨家任人來去

    “相爺,會是誰?”墨渲還不知道什么秘宮人,以為是夫人留下什么重要的東西被拿走了。

    是誰墨亦宏茫然搖頭,如果是為了秘宮人,又有多少人知道秘宮人?若不是,那是為了什么,成姬的床頭暗格,又藏了什么?

    “這件事,別聲張,那個翠嬤嬤就說傷心過度,自裁了,皇后那邊,別讓她多想了。”

    “是!”

    墨亦宏揉了揉眉心,起身,朝著靈堂而去,他離開太久,總不合適。

    林家。

    林宏圖已經賣身書海了,林霜語有些后悔著急問他了,索性,這孩子愛看書,勸不住就由著他了。

    “小姐,人帶回來了,這個是小雙帶回來的,葵婆子動成姬的嬤嬤,就是為了找這個!”

    “讓小雙在這守著,到了時辰,便熄燈,讓五弟回去休息,走吧去見見葵婆子!”

    都不用演戲了,再見面,該是精彩些才是。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