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865章 氣場可以開了

    “憑八六一慣有的莽。(看啦又看小說網)”祁成嘲諷意味十足地吐槽。

    “我認真的好嘛,既然不能暗度陳倉,明搶不也一樣會惹她生氣嗎?”陸霄見祁成手里的衣服已經臟了,便也把自己的脫了下來,繼續給午大慶的后背降溫。

    “我也是認真的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不就是八六一慣有的作風嘛,可為之事又何必勞煩咱去辦。”祁成搖了搖頭,“封印要地骨,地骨找不到,那黃亞爾手里有,咱就試試拿走唄。”

    “你們在說什么?”凌央蹲下來打量了一眼午大慶的創口,“嘖”

    “陸大海想知道為什么不能唉,傻娃娃啊,我每天要浪費多少時間給你解釋這事那事啊!”祁成哀嚎了一聲,“咱要干什么,坑她對吧,那她被封起來了的話,還怎么拿她兵器呢,只能這樣試試了啊。”

    凌央忍不住鼓起掌來,“得,待會兒黃亞爾都知道我們想干嘛了,你倒還沒懂。”

    “知道了知道了。”陸霄賭氣地哼一聲,抬頭看了看旁邊的花莖,“這東西牢固嗎?我得要個狙擊點。”

    上次沒帶狙擊槍,可憋屈死他了,這會兒手里有,倒希望黃亞爾給他們整點鬼魂來。

    “牢固?編號二十二沒有根,拜托你也有點常識,異獸手冊麻煩多溫習溫習。”祁成嫌棄著抬頭看了花莖一眼,“你現在狙個啥,啥也沒有,幫忙照看阿慶就是了。”

    “話說我們為什么不能直接給黃亞爾一槍呢?”陸霄伸著脖子看了一眼戰況。

    “話說你確定黃亞爾會死的嗎?”祁成反問,“我們甚至沒有見過她受傷。”

    “可是——”

    “——你可別再問了。”凌央打斷了陸霄,“蕭絡那邊說可以開始了。”

    祁成點點頭,雖然不怎么抱希望,但還是期待著夾攻能有點效果。

    他并不認為辻栢杄和蔣迫可以跟黃亞爾打多久,但至少也要撐到蕭家人把她同外界聯通的陣法拆掉。如此一來黃亞爾失去了對外的手段,洛安邦又已經身死多年,唯一現成的歸宿,就只有與她匹配過的凌央了。

    其實她不通外界倒也不是不能活,但很顯然思域太過無聊,黃亞爾受不了這單調的生活,特別是她已經被封禁了千年,一朝嘗過現世的體驗,又怎么可能舍得回去繼續孤閉。

    “開始啥,拆陣是嗎?會對她有傷害不?”陸霄的問題就跟大海里的水一樣多。

    祁成腦子里的結界力目前有些混亂,剛才腦內缺氧的體驗太過突然,瞬時間把他的腦流波都給打散了,現在居然都沒能聚回來,“你安靜點,讓我緩一緩。”

    祁成確實沒有料到自己的天賦如此不堪一擊,他相信換做是凌央的話,肯定就沒有這么脆弱。

    老天真是愛亂編排,有天賦的不夠天分,有天分的又不夠天賦。

    “嗯,你少說兩句。”凌央示意陸霄趕緊處理午大慶的傷口,又轉向祁成,“你也少說兩句,歇著吧。”

    “我現在除了說話也沒有別的功能啊。”祁成洗了把臉,醒了醒神,他其實很介意自己只撐了這么點時間而已,實在是太不中用了,“不行,我得繼續輸出,言語輸出。”

    “啥?”這次輪到凌央有疑問了。

    “你看黃亞爾,多自在啊,她對我們這群人突然間對她不害怕也不回避了的轉變,一點質疑的興趣都沒有,為什么?因為她覺得打斗有趣,且不認為我們有威脅。”祁成看了一眼凌央腕口的碎片,“咱要惹她心煩意亂,可不是要惹她心花怒放啊。”

    “噢。”凌央轉過身去關注小廣場上的戰局,辻栢杄雖然一直都被稱作是油盡燈枯岌岌可危,但其實他特別有活力,簡直就跟黃亞爾一樣樂呵。

    平日里懶得反應的性子更像是常規的蓄力程序罷了,辻栢杄在這種有架可打的情況下,展現出來的爆發力絕對是常人的數倍。

    相較之下,蔣迫就是穩定發揮了,他在隊里本來就是個平衡隊友的角色,現在進了戰局,也能起到同樣的作用。

    不過這兩個人平時對付的都是異獸,合力對付一個人還是有些困難的,所以蔣迫一直都把進攻的位置留給辻栢杄,自己只是在一旁干涉黃亞爾的攻勢,壓制她的活動范圍。

    辻栢杄之前就跟黃亞爾交過手,雖然那時候她用的是凌央的身體,但這家伙習慣什么套路,辻栢杄多少能有預判,打起來并不會太吃力。

    他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的實力不及對方,所以打一開始就用了武器,沒有想要跟黃亞爾講究什么平等。

    長鞭破空的聲音炸得幾個人的耳朵都已經習慣了,辻栢杄刻意把棍子換成了長鞭,拉開了距離跟對方打斗,為的是把黃亞爾的武器逼出來。

    蔣迫本是配合著他限制黃亞爾的動作,現在見辻栢杄的套路明顯變了,也趕緊換了個打法,以守為攻。

    雖然沒有聽懂剛才凌央喊的是什么,但就憑多年的默契,蔣迫也知道辻栢杄現在是想要黃亞爾使出兵器。他知道這并不難,因為黃亞爾是個渴戰之人,她只要三招沒打中對手,肯定就要亮兵器了。

    果然,蔣迫還在想著凌央要地骨做什么的時候,地骨已經被黃亞爾喚出來了。

    蔣迫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應對,他可見識過這對短刺的能耐,就算是在凌央手里,那也是個能威脅到辻栢杄性命的存在。

    辻栢杄身上那份生人勿近的氣場已經打開了,黃亞爾的態度也變得很是兇悍,她好像還有別的什么煩心事在惱,表情有些許焦躁,居然不如之前從容了。

    小廣場的氣氛一瞬間燃得紅火,三個人的出招都越來越凌厲,動作也越來越快,看得凌央無意識地張著嘴巴許久都沒有發覺。

    黃亞爾使用地骨的熟練度遠在辻栢杄使用探陵之上,但她已經沒有剛才的那番想要玩耍的心情了,她利落的用幾招逼退了辻栢杄,轉過身就沖蔣迫襲來。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