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86章 婚配諸皇子

    池棠尷尷尬尬地挪了進去,一進去就認真解釋“我不是在偷聽,我就是被陸二哥哥、陸二叔的話驚到了”既然提起,就順便問道,“你們剛剛在說什么衫衫和三姐姐名列什么其中”

    陸二郎臉上卻閃過一絲為難,沒有回答,而是向池長庭施禮道“池公與阿棠慢聊,聽說三姑娘病了,我去探望一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池棠頓時一個激靈。

    陸二郎要去探望池珠,她還哪來的心情慢聊

    “等會兒聊,我先陪陸二叔去探望三姐姐”池棠匆匆說完,就拉著陸二郎往外走。

    才出院子,就迫不及待壓低聲音問道“你怎么知道我三姐姐病了”

    陸二郎有點茫然“小七告訴我的。”

    池棠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陸二郎被看得頭皮發麻“怎么不方便”

    池棠搖搖頭“也沒有”轉頭囑咐侍女去同池珠說一聲,便同陸二郎一起往池珠的院子走去。

    一邊走著,一邊假裝不經意提起“還沒恭喜二叔叔喜事臨門呢”

    陸二郎走在她身旁笑了笑,道“小七跟你說的吧其實還沒定下來,現在道喜為時尚早。”

    池棠心中一動,覷了他一眼,小聲問道“要是現在有一個姑娘向你表白,你會考慮嗎”

    陸二郎倏地轉頭看她,眼神帶著驚悚。

    池棠急忙擺手“你想哪兒去了當然不是我”

    陸二郎松了一口氣,笑道“婚姻結兩姓之好,當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能三言兩語倉促決定”

    那就是不考慮了

    池棠看了他一眼,見他神色毫無波瀾,不由心中一嘆。

    看來真的不考慮了,連問一問那姑娘是誰的興趣都沒有

    “你說的是誰”他突然問道,目光平視前方,神色依舊波瀾不驚。

    池棠沒有回答,因為他問完之后,眼神就開始變了。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前方已經到了池珠的住處。

    池珠正倚門而立,面上似喜還憂

    陸二郎尋常地同池珠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一路上都沒有開口說話。

    直到走到清靜處時,才突然開口“我只是將她當妹妹看待。”

    “啊哦”池棠毫不意外。

    陸二郎待池珠跟待她也差不多。

    他又走了兩步,嘆道“陸氏一直想與山東士族聯姻,前有長姐,長姐之后,伯父又想送小七出嫁,我、我才是陸氏長孫,怎能將家族重任都壓在姐妹身上”

    池棠倒不知道他有這么多考慮,但是

    “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啊,好像跟我沒什么關系”池棠一頭霧水。

    陸二郎干咳兩聲,道“時候不早了,我去向池公告辭”不知想起什么,語氣一頓,神色復雜地看了她一眼,嘆道,“你也別擔心,這件事太子和池公必有防范”

    池棠“嗯”

    他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腦袋,背著手走了。

    池棠一跺腳,提著裙角追上“干什么啊好好說話不行嗎你把話說完啊”

    陸二郎還是沒說,因為已經到了池長庭的書房。

    進門時,他朝屋里使了個眼色,道“此事池公所知較我更詳,你去問他便是。”

    池長庭不是一個人在屋里,看到池棠和陸二郎回來,便抬手揮退了屋里另一個人。

    陸二郎告辭離去后,池長庭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隨口問道“他什么時候跟阿珠這么熟了”

    “三姐姐和我還有衫衫經常一塊兒玩,二叔有空就會陪著我們。”池棠道。

    池長庭笑了一聲,道“陸二持重卻薄情,阿珠那個傻孩子”搖搖頭,沒有再說下去。

    指著椅子讓她先坐,又抬手從角落里招出剛剛被揮退的男子,接著交代道“務必親自送到廬陽,將人安頓好了再回來復命,一定要安頓好了,不用急著回來。”

    見男子領命,才讓他離開。

    池棠聽在耳里,不由驚駭“誰要回廬陽”

    廬陽這個地方,她能想到的就是周儀和夏輝。

    池長庭走到上首坐下,端起茶盞抿了一口,輕輕一嘆,道“周儀想把他岳母送回廬陽。”

    池棠蹙眉“師兄到底想要干什么”

    池長庭道“他自做他想做的事,你以后不要再與他來往了”

    池棠錯愕地看著他。

    池長庭沉吟片刻,道“他馬上就要尚上洛公主了,無論他是真心還是假意,你都不適合再與他來往。”

    池棠細細琢磨他的話,突然心驚肉跳。

    如果周儀是真心尚主,今后就是趙王陣營的人了,自然與她對立;如果是假意,那就相當于臥底

    池棠深吸一口氣,道“我知道了。”

    池長庭點點頭,說起了另一樁“今日中書省奉令擬詔,凡七品以上官員,家中有女未嫁,年歲在十四至二十之間的,均將生辰八字采集成冊,交由欽天監”

    “陛下要選妃”池棠驚訝問道。

    這個規模,分明就是采選美女入宮的意思吧

    等等

    “衫衫和三姐姐都名列其中”先前陸二郎說的就是這個

    那他后來又讓她放心

    該不會她也名列其中吧

    池棠臉色一下子變了,焦急地看著池長庭。

    池長庭撫額道“誰跟你說選妃了,不能好好聽我說完嗎”

    “你說你說”池棠忙道。

    “名冊交由欽天監,然后送呈明鏡真人批命,擇其善者婚配太子及諸皇子”

    “批命批什么命”池棠沒聽懂。

    “就是從生辰八字看人命格,神棍騙人錢財的招數罷了,沒想到都騙到一國之君頭上了”池長庭嗤笑了一聲,“七品以上,年歲十四至二十,這得要有多少人那神棍批得過來嗎別是干完這一票,就直接飛升了吧”

    池棠喃喃道“也許不是騙陛下,而是騙百姓呢”

    圣駕回京不過幾日,陸子衫就知道明鏡的名聲了。

    這要是批出什么特別好或者特別差的命格,全京城、甚至全天下的百姓都會信以為真吧

    所以他們是為誰批的命想給誰批個好命格又想給誰批個壞命格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