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十五章 煉金師對人偶師

    想到蒼崎家老頭子那個老陰貨,安潔莉爾就想起了原本的劇情中,那個老頭子死亡,以及死亡后的怪異。(www.753232.buzz)

    原本的時間線中,在橙子回來的時候碰見了以前在祖父門下的師兄,文柄詠梨,兩人有一番在外人看來很輕松的談話,實際上橙子已經一身冷汗。

    她的師兄在蒼崎門下時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殺了蒼崎的祖父,雖然橙子也不喜歡祖父,但是詠梨神父的行為讓自己著實捉摸不透。

    蒼崎問道為什么要殺祖父的時候,詠梨只回答了句“因為當時我覺得能殺他,所以我就捅了下去”。

    殺祖父只是個誤解,后來蒼崎的祖父呈現的是個靈體狀態,橙子在進攻青子和有珠的時候只是封印了祖父,一旦封印解除祖父還是跟個沒事的靈魂一樣跟人嘮叨。

    一個時鐘塔沒有水分的冠位,卻只能做到沒有任何實際效果的封印,這其中要是沒有貓膩,安潔莉爾就能把明晚的布丁讓給伊莉雅

    然后是魔法使之夜的劇情。

    橙子用二十多年的長發與黃金狼人貝奧簽訂契約,因為是自然的神秘,所以輕松解決有珠的童畫怪物神秘往往會敗在更神秘的事物面前,橙子臨走時喂有珠一顆毒藥,導致其下次決戰時無法發揮實力。

    青子也只是個二流魔術師,自然不是貝奧敵手,讓貝奧咬斷一條腿。

    在魔術回路和周瀨唯架幫助下,青子接回一條腿,休息一日后,在舊校舍與橙子決戰。

    貝奧輕松解決有珠,青子也被貝奧傷了右腳,在最后時刻,草十郎出現。

    挑釁貝奧使其變身黃金狼撲向自己,自己在用了在山中對付熊的方法撂倒了貝奧,使得貝奧在短時間對草十郎產生了恐懼心理,貝奧的作用也在草十郎活著的情況下結束。

    橙子并不希望與魔法使正面對決,就直接用魔術腰斬了最大的敵人草十郎。

    而青子在目睹這一幕后強行啟動已啞火的魔術回路,橙子最大的目的就是想看第五法的秘密所以并未對青子做出攻擊。

    此時的青子并未踏入根源,而是被個紅影擋住,對于舍棄一切想要救草十郎的青子,紅影最后也同意賜予青子第五法的力量。

    自己獲得了十年后的身體和經驗,而草十郎被腰斬這一事實也被青子放在了自己都不知道的未來的某處。

    草十郎復生,橙子并不是正面攻擊的類型,沒有使魔的情況下如尼文字和復合版本的魔眼也擋不住青子,最終落敗。

    那問題來了,青子紅影是怎樣得到第五法的第五法能夠進行時間旅行,但是卻有著一個限制,那就是必須有一個同樣擁有第五法的自己作為坐標。

    然后那個時間線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進行替換,不然通過時間隧道直接進入其他平行世界。

    因為同一個時間線搶,不允許有兩朵同樣的花存在,這是不可更改的鐵律

    而蒼崎老頭子又被封印的情況下,那個紅影那里來的得第五法換句話說,那個紅影的真是身份又是誰這就不得不讓人深思。

    正在安潔莉爾分析接下來的行動的時候,她安插在愛因茲貝倫森林的警戒陣法也被觸動了。

    沉思中的安潔莉爾被打斷,眉頭忍不住一皺,但是當她把警戒陣法配搭的電子監控沒錯,就是電子監控,衛宮老爺子有請調出來的時候,展現的場景讓她有點懵。

    觸發警戒法陣的是魔術人偶,相當優秀的魔術人偶,估計相比愛因茲貝倫家的人造人,在也只是缺少靈魂。

    而且這些人偶的核心中貌似鐫刻了等級非常高的斥候類監測魔術,就連愛因茲貝倫家的守衛魔術也能被察覺并躲開。

    估計是因為安潔莉爾所用得煉金術式并不是這個世界常用的陣地魔術,再加上電子設備并沒有魔力,所以沒有被這些人偶察覺。

    當然,安潔莉爾懵圈的原因并不是謝謝人偶。

    作為一名煉金大師,帕拉塞爾蘇斯之后,唯一一名獲得羅真稱號,并且成功煉制出長生不老藥賢者之石的煉金師,這種程度的人偶技術,在安潔莉爾眼中僅僅是剛入門而已。

    安潔莉爾真正懵圈的原因是

    只見每一個人偶的了都是和橙子七分像,但是要更加年輕一些,嗯,就是橙子的妹妹蒼崎青子的臉。

    而且每個蒼崎青子人偶的臉上都像御坂妹妹一樣沒有感情,空洞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神采。

    不過也不意外,這些都是自律人偶,并不是人造人,也沒有什么情感程序。

    每個人偶身上都穿著相當火辣的比基尼,沒錯這些人偶身上穿的都是比基尼。

    更重要的是,因為比基尼的關系,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人偶肚子的仿真皮膚上,都用馬克筆寫著“五百円一次”的字樣。

    橙子你到底跟你妹妹多大仇,多大怨啊

    安潔莉爾忍不住嘴角抽出,雖然她知道,這些不過是橙子的惡趣味,畢竟身為人偶師的驕傲,就算橙子再缺錢,也不會用人偶去干這種事,尤其是人偶的模樣還是仿照她的妹妹。

    雖然橙子非常痛恨祖父,但是對于青子,橙子內心還是非常疼愛的。

    不然當初祖父死后,她也就不會直接離家出走,而不是去搶奪刻印了。

    畢竟當初橙子又不知道蒼崎家那老頭子是詐死,就一個抵抗力基本為零的小時候青子,橙子想搶奪刻印簡直輕而易舉。

    不過因為對于妹妹的疼愛多過了對魔道的追求,所以橙子放棄了,轉而離開了三咲市。

    所以,這些人偶應該是惡趣味的吧

    想到最后,安潔莉爾反而不確定起來,因為橙子這貨最后好像缺錢到連自己都賣的程度,雖然那是她用人造人技術加上人偶技術制作出來的備用分身。

    算了,不亂想了。

    安潔莉爾搖搖頭,監視中,蒼崎橙子加上人偶已經快要突破到愛因茲貝倫城堡,她也該活動活動了。

    愛因茲貝倫森林之中,不急不慢地前進的蒼崎橙子感嘆,不愧是傳承了千年的魔道家族,就算是因為固步自封而沒落,但是這個財力還是做不得假的。

    布置結界得材料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寶,要不是她使用的是盧恩系統的符文魔術,神秘度高于對方的話,還真不一定能夠進來。

    要是待會順手帶走一點的材料,也就不用過薯條的贈送番茄醬都要分兩頓的那種緊巴巴的日子了。

    一邊感嘆,一邊前進的蒼崎橙子突然神經一挑,莫名的寒意傳來。

    常年的戰斗經驗讓橙子明白,這是她被人鎖定的感覺。

    沒有猶豫,蒼崎橙子立刻向后退去,同時左手刻畫出一個防御的符文。

    正如蒼崎橙子預料的一樣,她剛剛退后,一道半米粗的櫻紅色魔力光柱琉淹沒了她剛才的位置,同時幾發銀白色的魔力光刃回旋著向她撤退的方向追來。

    兩枚魔力光刃打在盧恩符文形成的防護罩上,直接產生爆炸,同時第三枚直接透過防御攻擊在了蒼崎橙子的身上。

    “轟”

    光刃在蒼崎橙子的身上爆炸,再次帶動了被百貌本我打傷的傷口。

    “咳咳什么人”

    猩紅的血絲透過緊急處理的術式,好不容易穩定下身形的蒼崎橙子捂住傷口。

    “嘻嘻入侵者竟然像主人進行質問,蒼崎小姐的角色認定不到位哦”

    略帶嘲諷的聲音傳來,蒼崎橙子趕緊回頭,只見不遠處的半空中,一個靚麗的銀色少女正懸浮在那里。

    “你是誰愛因茲貝倫的新型號人造人嗎”蒼崎橙子輸人不輸陣,面對絲毫不知深淺的安潔莉爾,仍舊沉著以對,“我是時鐘塔的調查人員,趕緊帶我去見你們家主吧”

    “我可沒有聽說過時鐘塔得工作人員會用這種偷襲的方式拜訪。”安潔莉爾降落到地上,“蒼崎橙子小姐,或者說傷痛之赤”

    “住嘴”

    冠位得稱號是蒼崎橙子一輩子的痛,雖然達到了魔術師的最高階位,但是再那種充滿了血統和家族勢力得舊貴族模式的時鐘塔,她這種被宣稱弒親并脫離家族的人是眾人嚴重的異類。

    就算她有些極高的才華,同時有著連封印指定都不敢輕舉妄動的底牌,但是還是被那些家伙通過各種方式羞辱。

    這個充滿歧義的稱號是一個,還有她那清貧的生活也是,畢竟一個在霧都生活了近十年,卻連地鐵都坐不起,其程度可想而知。

    “哦吼看起來橙子小姐很不喜歡這個稱號嗎明明咱感覺還是不錯的。”

    安潔莉爾得理不饒人,繼續開啟著嘲諷。

    “住嘴”

    “要知道,哪怕在冠位中,赤也是七色之首,就連咱的氏族中都帶著赤呢”

    “我叫你住嘴啊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

    蒼崎橙子終于忍不住爆發了,傷疤被揭露,還被嘲諷,再加上安潔莉爾無意識的精神引導,讓她徹底失去了冷靜。

    被隱藏起來的人偶一個又一個冒出,合計四十五個,這是蒼崎橙子的家底。

    每一個人偶的做工都無可挑剔,甚至這些人偶上有一部分斗移植人工魔術回路。

    人偶身上的魔力爐激活,同時魔力傳感器制作的眼睛散發出猩紅的光芒。

    “哦這么簡單就生氣了”安潔莉爾不緊不慢的打量著這些人偶,“看起來橙子的養氣功夫還不行呢要不要咱教教你一些東方的典藏”

    “住嘴啊”

    蒼崎橙子一聲咆哮,所有的人偶都仿佛聽到攻擊命令一樣,魔彈、弓弩、刀刃、拳腳無數不同的攻擊向著安潔莉爾攻擊過去。

    這些攻擊威力并不低,甚至能夠匹敵一些色位的魔術師遠坂時臣那個等級。

    換作是其他魔術師,就算是冠位的那幾個,也免不了一陣手慢腳亂。

    但是蒼崎橙子面對的是安潔莉爾,別說是這些人偶只是色位,就算和限定下的安潔莉爾處于同等級別,也對安潔莉爾造成不了多大影響。

    要說為什么,因為你一個人偶師去找安潔莉爾難道,這不是跟一個見習騎士去找梅林比劍術沒區別嗎

    “混沌審判,雙槍模式。”安潔莉爾輕聲說道。

    “吾主,還用的著我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你有意見”安潔莉爾眼神一瞇。

    “沒”嗚嗚嗚┯┯,混沌審判欲哭無淚,她的小ater越來越不可愛了。

    銀白色的魔力在安潔莉爾手中凝聚成小巧的月華雙槍,被安潔莉爾一手一把握住,一股英氣從她嬌小可愛的身上散發出來。

    “我來看看,這個人偶的左臂鏈接沒接好,大概是零件精度不夠啊。”

    安潔莉爾閃過一個持刀的人偶,同時左手的槍上出現一顆花生米大小的魔力彈,朝著人偶的左臂攻擊。

    一陣燒電路的聲音,這個人偶立刻冒著黑煙倒下了。

    “這個人偶的主控通路大了一個碼號,不行啊。”

    槍背敲擊在一個手握長槍的人偶身上,然后人偶一陣抖動,竟然直接碎裂成了一堆零件。

    “還有那個”

    安潔莉爾甩出一發魔力彈,與一個遠程人偶發出的魔彈半路相撞,最后相互抵消。

    “直接將武器系統裝在人偶上雖然可以加快效率,但是缺點太明顯了,人偶不是魔像,沒那么大的承受力。”

    安潔莉爾的話音剛落,一發又魔力彈沖破阻礙,直接攻擊到那個遠程人偶的裝填回路上。

    那個人偶渾身抽搐,怕發出不正常的電花,然后

    “轟”

    她成了一頓煙花。

    就這樣,安潔莉爾一邊教導數落,一邊戰斗玩耍,不出十分鐘,四十五個人偶,就被安潔莉爾分解成四十份人偶材料。

    至于為什么少了五分,因為不要問,問就是為了藝術認真臉。

    “還有一點”

    處理完所有人偶的安潔莉爾伸出蔥白的手指,煞有其事的說道。

    “在處于下風,對方不明顯的情況下,底牌是用來逃跑,而不是用來攻擊的,你說嗎”

    右手的魔力槍瞬間變成單手劍,然后被安潔莉爾向著左后方用力一揮,擊中了一道金色閃光。

    “嗷”

    一陣痛苦的悲鳴,一只通體金黃的黃金狼人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狼人的腹部,有著一道半米長的口子,那是安潔莉爾單手劍攻擊的結果。

    “你說對嗎黃金狼貝奧”

    “嗷”

    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貝奧痛苦的抬起狼頭。

    結果,正好對視上了安潔莉爾的赤金異瞳。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