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八十一章機會、選擇(二合一)

    “好,你放心吧阿敏,小飛那邊我會把情況查清楚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嗯,有什么情況我會跟你說的。

    放心吧,沒什么事的!

    好,先掛了。”

    掛斷電話,趙雄將手提電話放回到桌子上。

    剛才這個電話是何敏打來的,何敏打來的這個電話是有關她弟弟何飛的事。

    何敏難得開口讓趙雄幫忙一件事,這件事趙雄自然不會敷衍她。

    “何飛”

    口中正念著這個名字,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敲響,隨即李賢走了進來。

    李賢是趙雄剛才打電話喊來的。

    等李賢坐下后趙雄直接進入主題,“老李,黃瑾身亡,反黑組那邊不可能就這么空著,那邊我想讓你過去管著,你覺得怎么樣?”

    雖然對于這一點已經有所心里準備了,不過親耳聽到自己組長說出這番話,李賢心跳還是不由加快了幾下。

    李賢比陳彪還要早當一年警察,之前重案組被陳彪接手,雖然趙雄將原因坦誠布公跟他和陳彪明說了,不過李賢心里還是有一些不是那么滋味的。

    原本以為自己想要再往上升要很長一段時間,誰知道黃瑾被托爾給干掉了。

    一下子反黑組負責人的位置就空了出來。

    這對于李賢來說就是一個機會,這一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李賢自己也有一些想法,只不過心里有想法和親耳聽到情況還是很不一樣的。

    強壓下心里的激動,李賢表面上勉強保持著鎮定回答了趙雄一聲:“好!”

    簡單一個字已經足夠把李賢的態度表達出來了。

    “好,反黑組那邊人手不是很足,重案組這邊你有沒有打算帶誰過去?”

    “我想帶文彬過去,他的能力很不錯,反黑組那邊的情況很復雜,有他幫忙我也能輕松一些。”

    “好,不過李文彬畢竟是重案組的人,這一點你自己要跟老陳溝通好,我是沒有意見的。”

    李賢既然這么說了,趙雄自然不會反對,不過現在重案組是陳彪在負責,李賢要帶走李文彬,自然要跟陳彪溝通好。

    “明白,我會和老陳好好溝通的。”

    “嗯。”李賢和陳彪現在的關系好得很,這一點趙雄倒是不擔心,說完了人員問題,趙雄最后叮囑了李賢一句:

    “反黑組那邊除了本身的情況有些特殊外,這一次蔣天生入獄,洪興內部肯定會有大動作,轄區內的情況你要注意盯著,特別是大佬b,目前洪興社的堂口就他最有實力。”

    “明白,這一點我會特別注意的!”李賢鄭重點頭。

    “嗯,那你先去和老陳溝通李文彬的事吧,派你去負責反黑組的事我已經和張sir談過了,后續手續再慢慢搞,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反黑組給穩住!”

    “明白!

    那我先去忙了。”

    “去吧!”

    李賢還沒走出辦公室呢,趙雄桌子上的一部電話便突然響了起來。

    接起一聽,是外面凌祖兒打來的。

    “趙sir,外面有個叫何飛的人想要見你!”

    聽到何飛這個名字趙雄倒是有些意外,自己才剛答應何敏要去查查何飛的資料,現在這家伙反倒主動找上了自己,倒是有趣!

    不過趙雄并不打算讓何飛進來辦公室見自己,于是他對凌祖兒吩咐道:“讓他去對面的阿細茶餐廳先找個位置等我。”

    “好!”掛斷電話,凌祖兒對面前穿著打扮都很正常的何飛說道:“趙sir讓你去對面的阿細茶餐廳先找個位置坐著等他。”

    聞言何飛馬上點頭回道:“好,多謝ada!”

    隨后何飛趕緊轉身離開了警署,來到對面的阿細茶餐廳找了個靠里面的位置坐下。

    在走進茶餐廳見到收銀臺的蘇阿細時何飛其實就已經認出了這個女人。

    長樂幫的那個細細粒。

    當初長樂可是要把她送去靚坤的電影公司拍那種電影的,只不過當時被一個差佬給救了,靚坤還因此被帶回差館收拾了一頓。

    這件事何飛沒有親身經歷,都是后面聽當時其他在場小弟說的。

    看看蘇阿細把餐廳開在這里,再比較一下當時那個別人口中所說的年輕差佬,何飛幾乎可以確定,當時出手幫細細粒的,應該就是自己這一次要找的便宜姐夫趙雄了。

    把茶餐廳開在差館對面,安全是足夠安全,不過沒有過硬的關系,這種風水寶地可是沒那么容易拿到手經營的。

    想清楚了這一點,何飛對于這一次來找趙雄的信心不由降低了幾分。

    看來自己這位便宜姐夫,不止自己姐姐一個女人啊!

    正想著,何飛剛才點的那杯熱奶茶送了過來,這個時候視線里也出現了趙雄那張今天早上還在電視臺里見到的帥臉。

    自己的猜測果然沒錯,細細粒和趙雄的關系果然不一般,趙雄走進茶餐廳后細細粒臉上的笑容一下子都多了不少。

    這兩人要說沒有什么關系,反正何飛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過這些小心思何飛不敢表露出來,自己畢竟是來求人的。

    對于何飛趙雄其實并不陌生,他之前見過這個家伙,只是因為何敏的原因,趙雄沒怎么針對這個家伙而已。

    坐到何飛對面,何飛馬上停下了手里動作,看了一眼趙雄后眼神馬上收了回來,樣子看著有些拘謹。

    沒和趙雄面對面覺得沒什么,可此刻和趙雄面對面,何飛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一些壓力。

    眼前這個便宜姐夫,氣場真他老母親的強!

    見到何飛這個樣子趙雄也沒取笑,他對這個沒興趣,不過他倒是很好奇何飛是怎么知道自己和何敏的事的!

    何敏說過,知道她和自己交往的人除了告訴過她自己父母之外,并沒有告訴過其他人。

    何飛也很久沒回過家了,這個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和何敏的事?

    心中有疑惑,趙雄也就直接問了出來,“我和你姐姐的事,家里人應該沒有告訴過你吧?”

    聽到趙雄這個問題何飛心跳不自主的快速跳動了幾下,隨即趕緊吸了一口奶茶壓了壓,這才趕緊回道:

    “我有一次見到你和我姐在一起吃飯,所以”

    “你倒是挺聰明的!”

    對于自己這位便宜姐夫這番不知是夸贊還是諷刺的話何飛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雖然是黃瑾的線人,和黃瑾單獨見過面很多次了,可黃瑾的氣場跟眼前這位便宜姐夫完全沒法比。

    難道這就是干重案組的和干反黑組的氣場差別?

    趙雄不喜歡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這種相對無言的場合下,所以直接進入主題,“說說吧,你專門來找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點了點頭,何飛又吸了一口奶茶,這才回答道:“我之前其實是黃瑾黃sir安排在狼鼠身邊的眼線!”

    正準備聽何飛說出什么刺激話來的趙雄聽到這個回答卻是一愣。

    趙雄是真的有些愣住了。

    何飛竟然是黃瑾的線人?

    對面這小子,在開玩笑吧?

    何飛很清晰的從趙雄目光里感受到了質疑的眼神。

    對于這一點何飛心里已經有所準備。

    隨即他便怎么和黃瑾搭上線的,每次又是怎么和黃瑾單獨見面的情況詳細說給了趙雄聽。

    聽了這番敘述,對于何飛是黃瑾線人這個身份趙雄倒是沒有什么懷疑的了。

    只是黃瑾的線人而已,又不是警員臥底,何飛來騙自己這個完全沒有必要。

    何飛專門來找自己,又把自己是黃瑾線人的身份主動說了出來,趙雄可不相信這個家伙只是單純的想要告訴自己這些而已。

    加上之前何敏給自己打的那個說何飛中午異常的情況。

    這所有的事情都在充分說明著一件事——何飛有事!

    得出這一點結論,趙雄也就直接問了出來,“你把這些告訴我,加上中午你又專門買了東西回家吃午飯。

    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吧,說說吧!”

    聽到趙雄說起中午自己回家的事,何飛心中總算安定了一些。

    看來自己姐姐和眼前的便宜姐夫關系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啊!

    清楚了這一點,何飛也就直接說了,“趙sir,蔣天生和狼鼠入獄,之前的地盤我們肯定守不住了。

    我之前又是狼鼠的心腹,不管是誰來搶地盤,我肯定會被盯上!

    所以我想來求你幫我一把!”

    何飛所說的要求并沒有出乎趙雄的預料,畢竟像何飛這種身份的人能提出的要求也就那么幾個。

    “幫你?

    你想要怎么個幫法?”

    咬了咬牙,何飛還是將一開始的打算說了出來,“我不想再繼續干古惑仔了,我想收手不干了,所以希望趙sir你能幫我這個忙!”

    何飛這個要求趙雄還真沒有想到,他還以為何飛專門來找自己攤牌,是想要接過狼鼠之前的位置上位呢,沒想到這個家伙竟然是要洗手不干了。

    身為狼鼠的心腹,何飛想要退出,嘴里說說容易,可要真的退出卻沒那么容易。

    狼鼠的心腹肯定不止何飛這么一個。

    人類的奇妙之處就在于每個人的想法不同。

    混社團的彼此勾心斗角那是家常便飯,特別是在現在這種敏感時候,何飛提出退出,下一秒說不定就會被人推出來當替死鬼。

    黃瑾如果沒死的話何飛還有靠山,現在黃瑾死了,何飛在沒有強有力的靠山下談什么退出,不過是在提前找死罷了。

    這也難怪這個家伙會專門來找自己攤牌了。

    心中驚訝歸驚訝,有些話還是要問清楚的,“你想洗手不干了?

    為什么?

    據我所知,你混社團的時間也不短了,就這么退出,你舍得?”

    聽到趙雄這個問題何飛臉上滿是苦澀,也不隱瞞原因,“一開始的時候覺得當一個古惑仔確實是挺威的,不過時間久了就覺得有些厭了。

    特別是老當別人的馬仔,一點意思都沒有。

    如果不是遇到黃sir,我可能前兩年就不干了。

    現在黃sir死了,我也攢下了一些本錢,洗手不干做個小生意,當個小老板也挺不錯的。”

    何飛年紀比趙雄還要小一歲,不過這個時候說出的話倒是挺有滄桑感的。

    說實話,何飛這件事對于趙雄來說只是一句話的事。

    說句稍微夸張一點的話,這根本就不是事。

    不過趙雄想了想,并沒有馬上答應何飛。

    隨著蔣天生和狼鼠入獄,洪興社內部肯定會洗牌,銅鑼灣的大佬b實力在剩下的堂口里面實力最強。

    他之前就一直覬覦著靚坤的地盤,只不過之前被蔣天生擺了一道,落到了狼鼠手里。

    現在這兩個阻礙沒有了,大佬b肯定會先吞下那些地盤。

    銅鑼灣就在趙雄的管轄范圍內。

    盡管之前已經專門警告過大佬b了,不過搶地盤這種事再怎么文明,總要見血的!

    之前反黑組不歸趙雄管也就算了,可現在反黑組歸自己管了,趙雄不喜歡有不可控的事情出現。

    所以在早上放走大佬b后趙雄心里就一直在琢磨怎么把混社團那些古惑仔掌握在自己手里。

    現在看來,自己眼前就有一個很好的人選!

    被趙雄目光盯著,雖然沒感覺到什么惡意,不過何飛心里還是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何飛這個時候覺得有些后悔來找趙雄了。

    只是這個時候后悔已經晚了!

    只聽趙雄開口說道:“你想收手不干這件事對我來說并不困難,很簡單,只是一句話的事而已!”

    聽到這個回答何飛臉上并沒有露出什么欣喜神色,相反,他心里已經開始警惕起來了。

    一般像這種說話故意停頓的,后面肯定有反轉發生。

    果然,何飛猜對了!

    只聽趙雄繼續說道:“不過你畢竟已經做了好幾年的古惑仔,就這么收手不干,不覺得有些太遺憾了嗎?”

    當個古惑仔還當出遺憾感來了?

    趙雄這番新奇的言論真的讓何飛無言以對。

    雖然知道面前的便宜姐夫肯定是在打自己什么主意,不過何飛還是硬著頭皮回了一句,“其實沒什么好遺憾的,反正家里人也一直不喜歡我當古惑仔。

    這一次正好遂了他們的愿!”

    何飛這么回答,趙雄也就不繞彎了,這個小子反應還是挺快的,幾句話就聽出了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直接跟你坦白講吧,現在反黑組也歸我管了。

    我這人做事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蔣天生和狼鼠入獄,洪興一定會內亂。

    而對于你這個狼鼠的心腹來說,這卻是一個上位的機會。

    只要背后有人支持你,你想要坐上狼鼠那個位置并沒有什么難度!”

    看到何飛目光定定看著自己,趙雄很大方的點頭承認了下來,“沒錯,我準備扶你上位。

    不要跟我說什么你不想上位的屁話,只要是人,就沒有不喜歡權力金錢的,這種事不分男女。

    你之所以想要洗手不干,說白了就是看不到以后的路了才選擇退卻。

    現在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怎么選擇是你的事。

    不過有一點我要跟你提前說清楚,你選擇了這個機會,以后我有什么地方需要你的話,你只能選擇服從!

    我這人喜歡把話說在前頭,到時候一旦陽奉陰違,哪怕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也不會饒了你!

    何家沒了你還有你姐姐在,你姐姐的孩子,我可以讓他們姓何!”

    趙雄這番話說的很重,特別是最后那句話,對于何飛來說簡直就是一記絕殺!

    可以讓自己姐姐生的孩子姓何。

    也就是說,他何飛為何家延續香火的意義變得可有可無了,他何飛隨時可以死!

    直到這一刻,何飛才真正了解到自己這位便宜姐夫的狠辣。

    聽完了這么一番話,這個時候何飛也有些不敢下決定了。

    何飛的猶豫看在趙雄眼里。

    說實話,何飛的猶豫讓趙雄有些失望。

    只要何飛堅定的站在自己這一邊,趙雄剛才所說的后果也僅僅只是一句空話罷了。

    不過轉念一想何飛說白了頂多是一個中層馬仔而已,哪怕腦子機靈,反應夠快。

    面對這么一塊大餅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也很正常。

    趙雄可以給何飛考慮的時間,不過他不會留在這陪著何飛。

    “話我已經說給你聽了,我可以給你考慮的時間,無論你做出什么選擇我都尊重你。

    你考慮好了就給我打這個電話。”

    從身上抽出一張只寫著電話號碼的卡片放到何飛面前后,趙雄起身往門口走去。

    此時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天氣并沒有變好,天空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

    趙雄在茶餐廳門口打開傘就準備走回對面差館,剛準備邁動腳步,視線里卻出現了一張意外的人臉。

    腳步頓時停住……
欧冠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