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753232.buzz)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 封閉走廊

    對于見過無數獵奇景象的陸凝來說,一個糊在墻上的“人”已經不算什么特別了,她只是覺得分析處理這個會很麻煩。(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粉碎成這個樣子除了通過一些測定手段大致估算時間以外已經無法獲取更多情報,頂多是說明了這座前哨站確實因為某種襲擊而毀滅。可是很難確定這種襲擊到底是來自什么。

    “裘恕,幻星的環境分析推斷如何?”

    “宜居星球的容許范圍差不多,以幻星自然條件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不會產生體型過大的生物。”裘恕自然了解陸凝問的是什么。

    “而哪怕真的出現了這樣的生物,也難以在前哨站的走廊中行動。模板都是嚴格設計過的,區域之間存在隔離措施和銷毀命令,因此一點爆發的危害很難波及整個前哨站。”略一停頓之后,裘恕又補充了一句。

    “老實說,這里的感覺讓人不怎么好。”蛛絲說道。

    “你害怕這個東西,還是可能存在的危險?”黑桃問道。

    “都有吧。最重要的是這條走廊太黑了,而且看地形也不像是容易進行躲避的樣子。萬一有個什么東西從那邊直接沖過來……總之,讓人容易瞎想。”蛛絲指了指前方黑乎乎的通道,即便是借助頭盔的探測設備也無法探知那么長的距離,倒也確實如她所說。

    “分析完成。”蟲餌從墻邊站起身,“尸體粘結時間應該超過一年以上了,因為這里的空氣因素已經有尸蠟化跡象,但是我們依然無法確定具體時間。”

    “我們飛行過來用了多久?”龍脈問。

    “十五年,亞光速引擎技術在這些年有了革新,我們的速度更快了,再加上躍遷似乎節約了意料之外的一些時間。”陸凝回答道,“加上聯盟的反應時間不超過半年,總共是十五年半。你們覺得這可能是一年以前留在這里的尸體嗎?”

    “……情況搞不太明白。”黑桃撓了撓頭,“那我們還繼續前進嗎?”

    “前進,至少得搞清楚這里發生過什么。等下……”

    陸凝看了一眼地圖“既然這里的區域可能因為異常而發生關閉,或許提前進行的規劃路徑行不通。我們得準備緊急的高速開洞手段,鐵眉!”

    “到!”

    “準備隔離式切割刀,如果必要,我們需要在這里制造一些破壞。”

    “了解!”

    再次進行了所有人的武器檢查之后,小隊繼續向前推進。

    行進了大約一百米,并無發現。前方黑桃轉過轉角,忽然“哦”了一聲,頻道里馬上傳來嘈雜的發問。

    “安靜。匯報情況。”陸凝提高音量把所有人的聲音鎮壓了下去。

    “隊長,正如你所說,這里的封鎖門被關閉了。”黑桃連忙開口。

    “龍脈,嘗試開門。”

    數次嘗試之后,龍脈無奈地搖了搖頭“隊長,這扇門是電路切斷了,處于內部的電路和外面不是一套,看起來這里確實發生過什么嚴重事故。”

    “無妨。鐵眉,在門上安裝四枚定向炸彈,然后切開。”

    “沒問題,隊長。”

    鐵眉走到了前面,先從背包上取下四枚圓珠筆帽一樣的炸彈十字形裝在了門的周圍,然后舉起了手里的隔離式切割刀,輕松刺穿了厚重的大門,慢慢畫出一個圓形。

    “都往后。”鐵眉說了一聲,眾人都退后了三米,然后他就扣下腰間的一個按鈕,猛地一個回旋踢踹在了鐵門上,中間的圓形被這一腳直接踹飛了出去,隔著頭盔都能聽見那一聲悶響。

    “敵襲!”

    還沒等后面的人反應過來,站在前方的刺刀猛然舉起了手里的脈沖步槍,對準門的開口就是一串連射,蔚藍色的子彈彈道呈扇形直線穿過了洞口,然后確實命中了什么東西。

    彈藥命中的高溫一瞬間讓所有人的熱成像中都看到了被刺刀發覺的形體,那宛如幽靈一般的生物就站在門后,身上有一排紅色光點,同時整個軀體也因為遭到襲擊溫度變化而和周圍環境產生了差異。但紅點只停留在表面,顯然沒有突破防御。

    那個生物在察覺自身被發現之后,馬上穿過洞口撲了出來,它看起來像人,但四肢很長,長著利爪,由于驟然遭遇,陸凝也不可能瞬息之間判斷出它的攻擊力來。

    但剛剛破門的鐵眉倒是絲毫不亂,一個側身敏捷地避開了利爪的攻擊,然后就是一記勢大力沉的勾拳準確命中了對方和身體不太成比例的腦袋。作為爆破兵,他渾身都是外置強化裝置,這一拳直接把那個生物的腦袋給打飛了出去,只留下一具身體踉蹌沖了兩步倒下,后面的豎笛馬上舉起槍對準怪物的身體打了一梭子子彈——沒了腦袋并不代表死亡,這位老兵自然知道這個道理。

    不過這只生物倒是還沒到那種程度,僅憑那近乎和環境融為一體的隱形能力就夠麻煩了,要是多個生命力旺盛可更加難辦。羊毫用自己的儀器查看了一下,然后和蛛絲那里對照片刻,確認道“已無生命跡象。”

    “呼……有驚無險啊。”黑桃長出一口氣,“刺刀你怎么發現這家伙的?我一開始都沒察覺。”

    “空氣……風。”刺刀低聲說道,“我的風壓探測中發現了一些逆流,因此對面存在有形物體。可是我視覺上看不見,那就先打了再說。”

    “風壓探測啊。”

    陸凝點了點頭。

    制式裝備中通常不會將全部的探測器都裝備,防止過量信息反而拖慢了戰斗員的反應時間,但是這次任務特殊,不光隊長,每名成員也都可以申請一些自己想要的特別裝備,看起來刺刀要的就是這個了。當然,她這個隊長身上是裝備了全部探測裝置的,不過要是等她反應過來的話說不定鐵眉就要受到什么傷害,如今的結果倒是不錯。

    “只有一只怪物。”

    她走到靠近洞口的地方查看了一下,所有探測沒有別的特別顯示了,應該只有這個堵在門口處。

    而羊毫也正在對尸體進行著分析處理。這是他的專長,結果也出來得很快。

    “這個生物并不是天生的隱形能力。它的體表覆蓋著一層很薄的膜狀物,是這種物質提供了環境隱匿的效果。但膜狀物并不是自然生長在它身上的,沒有生物上的生長痕跡。哦,它的防御力很強,剛剛的脈沖彈藥就是被這一層物質擋住的。”羊毫說道。

    “這么強?那剛剛鐵眉一拳就給打死了?”蟲餌驚訝。

    “強度也是有限的,你拿橡皮子彈打玻璃不一定能打碎,但是鐵眉那一拳連這種鐵門都能砸個凹坑,不是一個量級。”羊毫說道,“至于它本身確實不強,這雙爪子倒是不能小看,大約能切斷我們宇航服外層的材料,不過第二層的聚鐵纖維層肯定無效。”

    “那也挺麻煩的,我們可沒有幾套備用的。”陸凝說,“準備繼續前進。”

    “不解剖了?”羊毫有點驚訝。

    “它的殺傷力,能力來源,防御力還有致命點我們都知道了,接下來只要多加防范即可。我知道你想仔細研究它的生物學特征,可是這種事要推后到我們重啟了前哨站才行。”

    “……明白了。”羊毫站起身,“那我進行一點取樣總可以吧?隊長?”

    “盡快。”

    五分鐘后,取樣完成,羊毫將它放在了隨身的樣本盒內。隊伍再次出發了,這一次陸凝讓刺刀走在了前面,自己中間,而隊伍中另一個有風壓探測的豎笛則殿后。稍微調整了一下隊形,眾人便穿過了洞口,繼續往前走去。

    這一次沒走多遠,羊毫就喊了一聲“停一下,隊長。”

    “什么情況?”

    “液體凝固痕。”羊毫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道封死的門前,那就像是水干涸之后留下的水漬,哪怕是光照正常的情況下也不一定會注意到。

    “哦……這倒是奇怪。”龍脈也看到了,“隊長,前哨站是有自清潔系統的。”

    “我知道,所以痕跡只能是停止運轉之后留下的。過了這么久這里還沒積灰,證明封閉除塵效果優秀,那就是……在這個房間里。”陸凝看了看緊閉的房門。

    “需要我試試這扇門能不能打開嗎?”龍脈問道。

    “不用,直接用微波發生器外部加熱室內。”

    “這里面可能有……”

    “幸存者嗎?龍脈,剛剛外面發生了那么大的動靜,距離這里可不算太遠。前哨站除了一些重要地點外都沒有進行強隔音處理,如果里面有人不可能聽不見。聽見支援而不出來看看情況,那就別怪我判斷為敵意了,馬上動手。”

    裘恕立即走到了門邊的墻壁上,從背包上扯下兩根帶有吸盤的導線,粘在墻上,然后啟動了開關。從外部一點都看不出什么來,可是每個人都知道現在內部已經變成了大型微波爐,只要三分鐘,里面所有物體都會被均勻加熱到生物無法生存的地步。

    安靜的等待,而里面也沒有任何東西出來。直到三分鐘之后,陸凝才授意龍脈嘗試開門。

    隨著一聲輕響,門打開了,眾人早已關閉了熱成像,也不至于視野內一片紅色。乍看上去倒是沒有什么特別的,有宇航服隔熱他們甚至感覺不到里面傳出的熱量,陸凝打開了探照燈,向屋子里照了一下。

    這是一間標準的人員套間,外面是個小廳,里面是臥室。小廳中什么都沒有,只有桌上殘留著一些燒黑的灰燼,應該是紙張。而透過臥室的門可以看到一根焦黑的藤條搭在床上。陸凝往里面走了走,發現整個臥室里都是這株植物的殘骸,它從一個花盆中長出,卻變成了這種巨大的怪形。羊毫隨即進來,他更加專業一些,馬上就從殘骸中分辨出了一些類似吊瓶一樣的組織。

    “還好剩下一些……嗯,應該就是這個。”

    “什么?剛剛你能看到那灘水漬也應該是自己留心了吧?”

    “是的,隊長,我說的那層膜狀物好像并不是那東西自己長出來的,所以我倒是覺得像是胎里帶出的一層胎衣。而任何生命的成長與出現幾乎都離不開水,那么觀察液態痕跡也是必要的,我們至少能找出它的出處來。”羊毫說道,“現在看來,倒像是這株植物孕育了那個生物。”

    “植物長出動物來?羊毫你可別欺負我文化水平不高啊,我還是知道這兩者細胞構造差別挺大的。”黑桃說道。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羊毫哼了一聲,“你小子還是見識太少。”

    “總之,我們能確信這株植物發生了變異……反正是類似的東西。”裘恕說道,“我相信先遣隊的人還沒那么傻把一株明顯是有攻擊性的植物養在自己臥室里,這種事肯定是后來發生的了。不過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這種變化?這大概就是這里變成如今狀態的主因了。”

    “我覺得……”刺刀低聲開口了,“應該留意它究竟孕育了幾只那種怪物?”

    “不會很多。生命繁衍的自然規則也得遵循能量守恒,我不覺得這么個小房間能給它提供多少食物。”羊毫瞥了一眼這里的單人床,“兩只頂頭了吧。”

    “但我們必須留意因為那個原因這里會出現多少這種植物類似的狀況。走廊里那個來路不明的液壓機看起來可不是這株植物能比的。”黑桃聳了聳肩,“隊長,你認為呢?”

    “不管發生什么,我們都得繼續下去。如果有這種事發生,而且前哨站來得及進行封鎖,那至少會有檔案資料留存,這有助于我們還原當初的事件。目標不變,但像刺刀和羊毫那樣,把你們所有的偵查本領都拿出來,我可不希望我的小隊被愚蠢的偷襲解決。”

    “是!”

    =

    距離陸凝所處位置大約二百二十公里遠的一處平原地帶,兩支小隊在此碰面了。

    雙方胸口都標記著號碼牌,所以也就以代號互相稱呼。

    “du-014隊長,既然我們同時發現了這里,那么不如聯手探測,也能讓行動保障更高一些。”這個聲音透過失真處理后依然能顯現出一絲調笑的意味。

    “al-007?你們是來自天文之光號的……我不知道你們。”

    “我們之間本來就不認識,就算是和你同艦的,摘了頭盔又認得幾個?啊,要不我們交換一下本名好了,也算是加強信任的第一個環節?”al-007的隊長提議道。

    “……除非你先。”

    “我是al-007小隊隊長羅綃,很高興認識你。”

    “du-014,宣仲。”
欧冠赔率